诗评诗论

西昆体与李商隐

时间:2021-01-01 18:07:11  来源:  作者:
    提到北宋诗坛,就不能不提到师法晚唐诗人李商隐的西昆体。李商隐的诗,为什么有如此魅力?

    如果要说到朦胧诗,李商隐即使不被称为中国古典诗词朦胧诗的鼻祖,也是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所谓李商隐的诗难懂,正在于朦胧二字。与白居易诗每成,必诵与老妪,能听懂者则留追求浅显明白通透相比,李商隐是另一种诗风。典雅秀丽的文字,朦胧隽永的情感,令人心醉神迷的回味,满纸是相思,却无觅相思二字。他的诗,是要用心去读而不是去反复考证句句落实的,如果幻想将他的诗搞得通透明白,反而失去了诗的韵味。我们来看李商隐的《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有一种浪漫的心在跳动的感觉,把恋人间的分离的忧伤、浪漫、牵挂表达得百转千回。用词典雅清丽,诗中有波浪般晃动的旋律。他仿佛封了一个奇迹,每一个打开读他诗的人都会再次年轻。其忧伤的旋律,充满留恋的雅丽诗句不知写出了多少好友,恋人之间“欲走还留”的心情。正是这种朦胧、空灵、悠远的意境之美,让李商隐的诗仙气飘飘,韵味无穷。诗可以是现实饱满的,也可以是朦胧清虚的。

    这就是宽容社会的重要性。现实主义诗人打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大旗,往往会批评西昆体片面发展了李商隐追求形式美的倾向,其诗雕润密丽、音调铿锵、辞藻华丽、声律和谐、对仗工整,呈现出整饬、典丽的艺术特征。认为总体上看,西昆体诗的思想内容是比较贫乏的,诗歌思想内容贫乏空虚,脱离社会现实,缺乏真情实感。但西昆体能如此盛行一时,正说明诗歌形式之美、文字之美与充沛的感情美妙的诗意同样重要。壮怀激烈有感而发与百转千回清丽婉约都能成就极品好诗。

    这是中国诗坛永远的争论。在宋初风靡半个世纪的白体诗流于庸俗化,鄙俗化时,以杨亿为代表的讲求藻饰,多用故事的西昆体的出现,一方面固然是宋初唱和诗发展的产物,另一方面未尝不是对这种鄙俚,浅近的唱和诗风有意的反动。与宋初的白体,晚唐体相比,西昆体具有堂庑大,气象宽,思致深的特点,往往能就一事一题兼虚实而涵古今,讲究措词寓意之深妙和清峭感怆。西昆体诗人作诗时讲究修辞,重格律和借代,音节铿锵,属对工整,设色浓丽而富情感性,再就是以资书为诗,主要表现为诗中大量用典。以学问为诗,这是宋诗的一个突出的特点,对宋代后起的诗人有深刻的影响。可以说,西昆体作为宋初出现的诗歌流派或诗歌思潮,体现了当时诗歌的风会所趋,是宋诗形成自身特色的第一步。直到今天,与“湖北挺住武汉加油”的直白与雄浑同时存在的,还有“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的清丽婉约,“岂日无衣,与子同袍”的典雅隽永。

    李商隐的诗,有印象派油画的特点,仿佛一幅绝世名画,在残阳余晕中熠熠生辉。《锦瑟》号称是他最难索解的一首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然而我要说的是,如果要求印象派油画如古典油画一样笔笔精微惟妙惟肖,那只能说明你不懂画。如果要求李商隐的诗句句明白意思明确,那只能说明你不懂诗。诗歌并不总是合为事而作,有时诗歌就是一种朦胧的情绪,就是为写出中文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