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诗论

田遨:解颐短语(1—14)

时间:2021-01-01 18:03:29  来源:  作者:
    田遨(1918—2016),原名谢庚会,谢天璈,山东济南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前清进士,由于家学渊源,从小对诗词书画广泛涉猎。早年任报社记者、编辑。1949年初随军南下,任《解放日报》国际版主编,主持“国际评论”栏。后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任编剧。离休后从事写作。曾为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诗词学会顾问、中日俳句交流协会理事。出版有长篇小说《杨度外传》、中篇小说《宝船与神灯》、《鹊华秋色》、《钟馗新传》,古典文艺研究《清词精选评注》及童话、剧本、杂著等作品20余种。

    解颐短语(1—14)

    田遨

    一

    中华传承文化,熔铸民族精神。谁延千秋血脉?哲心史骨骚魂。

    言志无邪,风雅之名以立;纫兰除艾,关刺之用益彰。厥后匡鼎解颐,钟嵘分品,建安风骨,永明体裁,趋向盛唐气象、李社巅峰。于是诗意、诗情,浸淫其他艺术;诗教、诗学,蔚为文学重心。向历史回眸,作未来展望,应吹起时代号角,表达时代心声。是神龙,打不死;是大鹏,怒而飞。

    二

    情是诗的海洋,美是诗的芬芳。物欲泛滥时代,莫忘理想之光。

    诗无情、不真都是假诗。滥情、滥感也是假诗。罗丹说:“艺术就是感情。”没有感情,艺术就没有生命。梁启超说,杜甫是“情圣”,因为杜诗的情最真、最热,而且热得发烫。大家的诗中总闪烁着理想之光,这样的诗能唤起人们的圣洁感与崇高感。雪莱说过,诗人是未经公认的立法者,这与文艺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说不是很接近么?

    三

    诗品可见人品,知音贵在知心。多少应制应景,与诗总隔一尘。

    有情不能自已,才有真诗。

    四

    有法又无定法,有如孙吴用兵。横插倒挽直叙,备见列阵纵横。

    任何艺术都有章法,又贵文成法立。

    五

    或能一摔就响,或如剥笋抽茧。要能视虱如轮,运斤且凭巨眼。

    短诗、小词也有章法,要觑定切入点。角度不同,物象可能大异。视角稍异,如站着看佛像与跪着看佛像感觉也会不同。

    六

    齐言爱其匀称,杂言爱其流转。好句宜诗宜词,自在白云舒卷。

    诗、词有别。“怎一个愁字了得”,是词,断不宜诗。“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是词,断不宜诗。“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字庄句重,是诗,断不宜词。“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气象阔人,力量万钧,是诗,放到小令,长调中都不适宜。一个好句,宜诗宜词,要审酌;宜长调或宜小令,宜律、宜绝或宜五、七言古,也要审酌。总之,要做格律的主人,不要做格律的奴隶。不要强凫变鹤或强鹤变凫,也不要唱沙作米或合掌趁韵。

    七

    把握语言弹性,语境处理恰好。有时似赞似嘲,有时一石三鸟。

    闻一多重视诗的语言的弹性。或一字多义,或实字虚用,或虚字实用,或利用词组与语境的变化,都是语言的弹性。如名词、形容词动态化,“春风风人”,“夏雨雨人”,后一个“风”、“雨”直以名词作动词用。“四更山吐月,残夜水明楼”(杜甫),“山”可“吐”,“山”有动态;“明”是亮,形容词活用了。“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蒋捷),“昏”字很有弹性,既说烛光暗淡,也说人的昏沉。“唐尧真自圣,野老复何知”(杜甫),说皇帝自是圣人,可我野老不懂,似颂实讽。赵翼凭吊袁枚诗,“老我自知输一着,只因不敢恃聪明”,也是似赞似嘲一例。

    杜甫写登塔所见:“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看到的是眼前景色,却暗喻唐皇朝的衰落景象,是山河破碎,泾渭(清浊)难分,浑茫一气,认不清那是皇城了,这是一石两鸟。蒋捷的“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江阔云低”是客舟外的景色,也是人生旅途的遭遇;“断雁叫西风”是客观景象,也是词人的自喻,这也是一石两鸟。杜甫的《古柏行》写诸葛庙前的古柏,结尾一段是写古柏,也是写诸葛,又兼有诗人自己的影子,是一石三鸟。

    八

    江山等待什么?江山忘了是非。赋予拟人情态,更觉诗境凄迷。

    老杜诗:“江山如有待。”江山等待什么?是等待诗人?等待未来?等待美好的时代?没说破,却显然有诗人的憧憬。王船山“坐觉江山忘是非”,诗人要反清复明,人没有忘却是非界线,江山却似乎忘了这一点,语极沉痛!都把江山拟人化,寄寓了诗人的思想感情。

    九

    能懂虚实疏密,才可细说意境。它是活色生香,它是月光云影。

    意境是情景交融、景理结合,形神兼备引起人的联想与想象的艺术世界。如月之光,如花之香,实中有虚,密中有疏,意境生焉。这里包括借景抒情、妙有寄托、托物言志、言外之意、韵味深永几个层面,而比喻、衬托、渲染、通感、象征、拟人、对比、夸张、含蓄等,都有助于营造意境。

    十

    实写不乏渲染,浪漫不乏实感。神光离合之间,诗情似近似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是实能虚写。“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是虚能实写。或以景结情,或以情结景,艺术魅力往往呈现于虛实相生。

    十一

    实能叙事精切,虚能摇曳生姿。贵在虚实交错,红豆隐喻相思。

    太实飞不起来,太虚无立脚点。常州词派周济说:“空则灵气往来,实则精力弥满。”说颇周匝。总之,要虚实结合,要善于运用直曲、显隐、巧拙、刚柔、浓淡、大小、正侧、远近等的辩证关系。

    十二

    体物不沾不脱,语言以少胜多。愤语不妨幽默,哀语不妨高歌。

    体物诗更要有言外意。有人提出可否写工业诗?可否写科学诗?我想,都可以,但应像体物诗一样注意不沾不脱,首先别忘了是写诗,不要失去诗的情趣美。

    十三

    无可奈何花落,化作春泥护花。诗有艺术张力,银河可泛灵槎。

    艺术张力,来自诗本身提供了想象空间,庾信咏月,“渡河光不湿”;李賀咏马,“向前敲瘦骨,犹是带铜声”,都从想象中来。

    怎么才能张力大,內涵丰富呢?举杜诗一例:“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传出的感情有很多层面,它既渺小,又伟大;既孤独,又与天地同在;既落寞无依,又充满自信。

    十四

    或道残阳如血,或道花影如潮。想到含蓄妙处,且取诗海一瓢。

    酣畅淋漓是一种美,含蓄蕴藉又是一种美。含蓄可医直白浅露之病,艺术总是以有限展示无限,含蓄有助于扩大无限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