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石林,一些隐喻很深的花瓣(六章)【田淼】

时间:2020-10-20 11:48:57  来源:  作者:
  在思南长坝,我震撼于石头形象的隐喻很深。——题记
  
  心 门
  
  心扉,敞开来,不用多余的诉说,石头的热情便一清二楚。
  
  没有城府很深的表白,僵直成死气沉沉的群落。春露秋霜的纹路分明,没有痕迹曲折哀婉。
  
  滑过曲径通幽的心事,一粒粒激越的心跳布满阳光,火热一路行走,无需拐杖,也能从谷底抵达峰巅、敞开心扉,是一种决定,更是一种毅然的达观——
  
  心门上的叶片毫不轻狂,石头的坚毅不染尘埃,心门,一些谜团向外翻卷,不用解锁就已泾渭分明。
  
  无需开合,无需刻意遮掩抑或纳闷,一道心门亲近自然,没有躲躲闪闪的忸怩,也没有毫不自然的忧心忡忡。
  
  心门敞开着,进出由你,你的脚步踏响了心门的鼓点,许多哲理就没有遗憾。
  
  狭路相逢
  
  很窄很窄的缝,一条独路曲折通幽,像沉重的哀叹与喘息。
  
  石头的心眼真小,绝不能容忍两人轻松走过。
  
  相向而行,时空的对峙中,朋友会因路反目,敌人会更加敌人。
  
  相向而来,石头的悲怆里藏着笑话,藏着奸险,闲看勇气争锋,胜败厮杀。
  
  石头的玄机中有剑拔弩张,有烽烟四起;风雨在怒目中跪拜苍天,演绎万古难变的风景,演绎万古难变的绝唱。
  
  石头用心良苦,用一场场武打决斗的戏招徕一拨拨游客,有心人苦笑一声便可满载而归,不留憾事。
  
  四大金刚
  
  粗壮雄健,朝着四个方向端然挺立。
  
  天空越退越远,让真实的气场拓宽空间。
  
  岁月的锉刀在风雨中睡眠,那最锋利的部分已在锈蚀之中鼾声如雷,让梦剥蚀。
  
  武高武大的样子,让邪恶泼不进,让懦弱泼不进,让畏缩不止的胆小四处倒流。
  
  金刚,威武中的花朵,酣畅不已的强大顶极高亢。金刚,铁质的心肠柔婉。金刚,怒目中使邪恶败逃。
  
  一方净土,风景伟岸,尘心向善。
  
  四大金刚在迎来送往中天然自画,画面生动,让四方游人啧啧称叹。
  
  神 龛
  
  烟火没有,供奉没有,甚至连一点酒气也没有沾着。
  
  空虚的神位上,石头自说自叹,有硬度掂量自己,阳光充足。
  
  是的,有硬度就有富有,没有祭奠,也有胜算。
  
  香烛在梦外燃烧,纸钱在梦外燃烧,在精神的领地里,假想的神,全是子虚乌有。
  
  风含笑,阳光含笑,青色的石头在低调的默然中大音唏声。
  
  虚拟的祭台,在生动中,在想象中,饱餐诗人的头脑,用文字煮酒,敬酒,彼此谈论美景与英雄。
  
  神龛,一枚风花雪月的象形文字,不需要烟火与图腾。
  
  上帝之眼
  
  上帝之眼既望着天上,也望着地上,在绿色的树丛中暗暗擦拭眼泪。
  
  望着天上,渴望再添一些善良与仁慈,酬勤人间。望着地上,渴望再续一些崭新的普照,功及高天。
  
  视野开阔,光芒中却有忧悒的花雨纷纭,但神气还在,公允还在,地处蛮荒的萎缩还在。
  
  眼中,一种神奇的借代游离民间,一份假象游离四方风清月白的颔首点赞。
  
  树木丛生,杂草盈地,在旷达的胜地,石头堆积的现实离清澈的水域十分遥远,真实的上帝之眼是否全然看见?
  
  乳头峰
  
  以母性的自豪展示自己,大地在羞涩中风光无限。
  
  六月的阳光涂抹着圣洁的雕塑,邪念之花一扫而光,除了乳汁的甜味,所有的群山都拥戴着生命的源头。
  
  风儿轻抚,乳头坚挺,生命在大地的律动中嗷嗷待哺。
  
  永远耸立的姿势,不是昭示女性的弱小,而是昭示女性的伟大,更是对男权主义者形象无声的叛逆。
  
  幸福之花开在胸堂,开在众人的目光中,是那样生生不息,恩泽不断,永不凋谢。
  
  乳头峰,有激切的心跳围绕着你转动,你是吉祥之星,光照人间,不会坠落。
  
  乳头峰,紧贴着生命的娇儿,你善良的形象如光亮的灯塔,照彻生命源源不断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