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塘沽,塘沽(五章)【墨未浓】

时间:2020-10-20 11:47:05  来源:  作者:
  之一 韩剧播放时,我听到一声轰鸣
  
  其实我不在滨海新区,我在泰山东麓。我干涩的喉咙在初秋的深夜愈渐沙哑。茉莉花茶的清香一阵浓似一阵,我呷了一口,深深地倒吸秋夜的微凉,品咂着似曾复制的过往……
  
  这一刻,我为什么摁开那一个按钮?为什么在那么多无聊的日子里都能忍受,却在此时,心有灵犀地打开了那道闸门?
  
  我从一个个感天动地的抗日神剧里突出重围,我加上助跑跳出了一个个娱乐陷阱。当那无休无止的韩剧还在天津卫视上鼓噪,我在泰山东麓100公里处新城的夜色里听到了一声沉闷的轰鸣。
  
  这时我四楼阳台上的昙花正开,凤尾竹擎起单薄而纤弱的笋芽簌簌有声。蚊蝇在耳畔嘤嘤嗡嗡——夜色正浓。
  
  之二 我不相信那是爆炸,那是天堂正在掌灯
  
  孩子都睡了,鼾声里有奶香在流动;那个劳累了一天的码头装卸工还睁着眼,他手里攥着的绳索就像他的命!
  
  多少个梦里的祈祷,多少次浴火重生。这一次他真的累了,头颅斜靠在一堆麻袋旁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睁着,聆听大海如泣如诉的歌声……
  
  这时,海岸线像一条巨龙,蜿蜒着一袭祥和之光。这时,海风甜甜的,吹到了你我的心中。
  
  我点上一支香烟,为这个安静的夜晚压惊;我动用了最恰如其分的修饰词,为这个夜晚命名;我不准备扔下这支秃笔,哪怕是一点声响都不公平;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我已经向这个世界作了最后的说明。
  
  ——那不是爆炸声,那是擂响的大鼓,敲在了我们的神经;那不是火光,那是天堂在掌灯。
  
  之三 一块玻璃飞进了水泥墙里
  
  谁都知道我有些聋,有时候听不到振动。当然,如果你当面掴一耳光,我还有反应。
  
  那个巨响有点突然,没有回过神第二响更是吃惊。我张开手想拥抱什么,看到所有的人都变了形。
  
  有的光着膀子,有的披着丝绒,有的抱着沉睡的孩子,有的把裤子抹到了脖颈,有的迷茫,有的相携而行……
  
  四周好像闪动着好多雏形,我不敢贸然断定。井然的秩序瓦解了,石头都在胡乱地滚动。夜色这把尺子还闪着准星,我定了一下神,半梦半醒。
  
  是谁戳了一下大海的神经,让这肆虐的声光蔓延天空?那一刻,即使拽着辔头,也不能挽住野马的缰绳。
  
  更何况,声响如雷,大火喷涌,耳廓愈聋。啪嚓一声,玻璃断裂成锋利的箭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疼了水泥墙的坚硬。
  
  之四 我未曾感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王石川先生在新浪上写文章说不要感动。在读这篇文章之前我心里有逐浪排空的煽情。
  
  灾难无情人有情,万千真爱洒津城。事实就像纸里包着的火,我们何必自我愚弄。
  
  一只手再大也遮不住苍天,生死未卜之时,蘑菇云像挣破丝线的风筝,掩盖不住渤海之滨的伤痛。
  
  我们不忍心去看一眼烧焦的消防官兵,一声命令不可违。有多少道路可以突围,该不是要把礼赞送给年轻的生命?
  
  这个世界已经有过太多的动静,我们一步步走来,把一口口唾沫吞进口中,把猛虎豢养在笼子里,让养虎人吃下一根定海神针,让生命之花在轮回中重生。
  
  我的双手沾满了花粉的馨香,这次旅行很沉重很沉重。我已经说过未曾感动,我的泪腺已经干涸。天快亮了,此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之五 塘沽,我们不哭,也不痛
  
  晨钟暮鼓是一次遥相呼应的恋情,八一二,那一晚的夜色很深,难道有什么苦衷?
  
  泰山和塘沽,这山海相连的版图一脉相承。你能感觉到我山脉的连绵悸动,我能感受到你海岸的似水柔情。
  
  那一刻,我在为一首诗的韵律骚动不停;那一刻,你酣睡的背影里蛰伏着一场弈局的山洪。
  
  夜色凝固了那一刻的喜怒,谁也不便去打扰了。剧情有点起伏,到了高潮却捉摸不定。
  
  谁的编剧,谁的主角,谁把剧情引向天命?——塘沽,你的翅膀还不硬,这一次的起飞有些虚空。
  
  阴影不在灯光下,败笔有时候也是因为激情。瞳孔里的幻影也许很浪漫,这次不行。
  
  塘沽,我们见识多了。这次,我们不哭,也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