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高原走笔(散文诗组章)【封期任】

时间:2020-10-20 11:45:50  来源:  作者:
  牧放高原
  
  披头散发的妇人,怀抱山水。
  
  怀抱一份坚贞,冲出千年的禁锢,在山崖,在灌木丛中,
  
  演绎远古的神奇。
  
  多情的牛羊,迸出围栏,高赞灵魂的亢奋。
  
  牧放山水的山民,手握鲁班移交的赶山鞭,
  
  牧放炊烟,牧放雨水,也牧放阳光,和灵魂。草地,在牧放中辽阔起来,
  
  坦荡起来。用绿色的胸怀,紧紧地拥抱山后飘过来的摇滚乐。
  
  晒谷场上,
  
  阿公阿婆,舞步,轻盈潇洒。
  
  我在高原,
  
  站在一个陀螺之上,用一腔热血,在那片深蕴里,涂抹天空,
  
  我还用布依八音的温婉、苗家芦笙的悠扬,勾勒出彩色的高原,
  
  多情的高原,
  
  我的黔山,我的秀水,我那对折阳光的父兄姐妹。
  
  高原恋歌
  
  从草木灰里走出的那个青颜素娥女子,从水乡江南出发——
  
  那些围着树皮的先民,向着太阳而舞,
  
  刀,在石头上耙土。火,在茅草里煽情。
  
  燧人氏的温情,石缝里长出一叶新芽,唤醒一片沉寂。
  
  快乐于斯,幸福于斯,自由的心情长出木棉花的火焰,长出包谷烧的醇烈。
  
  这里没有油纸伞的风韵,没有乌篷船里飘出的风笛,也没有烟花雨巷的扑朔迷离。
  
  只有风和雨,以及上苍嬉笑的泪水。
  
  云彩,是上古遗失的纽扣,倒扣先民们裸露的胸膛。
  
  奔腾的牛羊佐证,粗狂和彪悍,在高原的血管里奔跑。
  
  太阳,雄鹰,骏马.......
  
  斗牛场上的呐喊,让我抑制心底久远的情感如瀑,倾泻而出。
  
  谈一场爱情吧,对象是血性的桃花,是温存的飞燕。
  
  放歌的雄鹰,把我的爱恋,根植到父兄的眸子里,
  
  看我的父兄用滚烫的血液,焊接那些被风雨和顽石折断牙齿的铁犁。
  
  起伏的麦浪,是我情感的宣泄, 饱蘸春天的浓墨,写一首情诗,送给我亲爱的姑娘——
  
  红豆与木棉,衷肠互诉。
  
  包谷烧与篝火舞,渲染疯狂的爱恋。
  
  羊鞭挥舞。
  
  竹林下的阿哥阿妹,心旌摇曳。
  
  瞩目山峦,在牛羊啃食浅草的茵茵草场,喝一杯交杯酒,躺在茅台酒的醇香里,与高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繁衍出桀骜,和倔强不挠的精神。
  
  高原传奇
  
  槐树。劲草。毛竹。
  
  随秋风起事,宣泄一段过往,锁定许多离殇。
  
  高原上,竹笛横吹,
  
  嬉笑的童趣,啼叫的雀鸟,携着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孔,与豪迈的铜鼓,
  
  从山前,到山后,解开密封千年的密码,
  
  敲碎失血的黄昏,敲碎几个窝窝头就可以解决饥肠辘辘的早晨。
  
  一根羊鞭,划过空中,
  
  脆响处,雾霭如碎屑,纷纷散落在峡谷深涧。
  
  一群牛羊,把萨特的哲学,隐匿在狼嚎远遁的地方。
  
  一只苍鹰鼓起羽翼,卷起一股狂风,把信仰,
  
  刻在突兀的悬崖之上。
  
  高原,一部隽永的史诗,凝结先民们提炼的精气,在罡风中咏诵——
  
  一段传奇,穿过父亲母亲舒展的眉宇。
  
  还有兄弟姐妹盈盈的笑声,我与经幡对视的偈语,和村头亭廓的热泪飞扬。
  
  高原印象
  
  天空浩渺。
  
  劲书粗狂。
  
  泼洒的浓墨,勾勒出高原人的爽性和剽悍。
  
  把一坛生鸡血酒,喝成了一百个太阳。
  
  醉了的吊脚楼笛音缭缭,蝉鸟和鸣。
  
  羽翼,云霞,牛羊,分不清的对白,诉说已逝的过往。
  
  薰衣草摇摆的风,抚摸村庄,抚摸村庄当年的痛。
  
  一袭轻纱,柔柔地,款款地覆盖裸露的骨骼——
  
  阳光褶皱处,炊烟越过屋檐,绕过山梁,穿过眉宇。
  
  酿制的苞谷烧,弥漫豪情,淡雅了平凡。
  
  连绵的群峰,在烟雾中兀立起来。
  
  承载着往昔,承载一段缱绻的情缘,
  
  在竹林棚边,在芭蕉叶下,流溢千年。
  
  作者简历:
  
  封期任,贵州省作协会员,有作品五百余篇(首)散见于《诗刊》等报刊,著有诗集《苦楝花开》、散文诗集《舞蹈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