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大地上散落的时光,西行【方齐杨】

时间:2020-10-19 18:14:55  来源:  作者:
  黄土高原
  
  进入黄土高原,进入大地沧桑的腹地。
  
  追溯文明的足迹。
  
  一粒粒黄土叠成的苍凉大山,带我穿越到宇宙洪荒的原始敬畏。
  
  我所赞美的清澈的河流,我所仰视的大树绿荫,在书本上一页页翻过。
  
  移步换景,沟壑纵横的地理语言,让你想掩面而泣。
  
  一条大河横亘在我眼前。
  
  日月同辉,人类的历史缓缓前行,谁能为大地披上绿装,为幸福找到出路?
  
  我经年不用的感叹,掉出了一滴眼泪。
  
  自然造物,不可抗拒的神奇之美。
  
  我们拒绝不了和风细雨,也拒绝不了烈日狂沙。
  
  我愿掬一捧黄河水,摘一把天上星,种植一棵水晶树,为人间祈福。
  
  我如果是一粒黄土,我愿守候高原;我如果是一棵绿树,我愿把根扎进这莽荒的黄土高原。
  
  我就那样看着黄河
  
  黄河,从巴颜喀拉山脉出发,用一种奔腾的姿势,踩出文明的壮丽步伐。
  
  崎岖恢宏的路程,时空一样广阔深邃。我浅薄的脚印,被无数脚印覆盖。
  
  群山,坦诚地裸露着伟岸的肌体,它们是一个个敦实的汉子,用爱守护着黄河母亲。
  
  我要献上一棵绿草和鲜花,我要交出无知和敬畏。
  
  我坐在黄河边,喝下一杯茶,兰州挥汗如雨;我饮下一杯酒,体内就有了一条黄河。
  
  从此,我的血脉里有了历史;从此,我的人生头顶明月。
  
  我就那样看着黄河水,不悲不喜,日夜向前,任波涛它激起千层浪。
  
  一条大江穿过武汉
  
  一条江,像一根墨斗线,弹出一座城市的中轴线,弹出一个民族的风云。
  
  一座楼,纵观古今的胸襟,引人感怀历史的博大,嘴角不由轻吟出一首唐诗。
  
  一座桥,风徐徐地吹打着,天堑变通途,万里长江万里云。
  
  一所大学,我爱珞珈山上的梅花,它也温和的落一枚叶子在我的掌心。
  
  未及细品一座城市,短暂的时间里,你能读懂什么?
  
  我独立江边,不追思历史,只看江水缓缓而行。
  
  冷静地叙述一个个体生命的存在。
  
  轮船的汽笛鸣唱我内心自由的渴望,我要起义,推翻我奴性的文字。
  
  飞机的尾迹,是伸向天空的一个个手指,打通时间的奇经八脉,打通我未竟的梦想。
  
  一条大江她穿过武汉,她也穿过我匆匆地步伐。
  
  风吹吧,吹乱我结巴的逻辑,吹动我归程的列车。
  
  未闻一声惊雷,此处是六月的晴空。
  
  水稻与青稞
  
  季节与季节之间,隔着千里的路程,隔着繁花与落日。
  
  家乡的水稻刚抽出新穗,甘南的青稞就已金黄。
  
  地域与地域之间,隔着清风飘逸的海拔,隔着人文与地理的厚重。
  
  而这些,刚好成为了风景,成为了诗歌新鲜的血液。
  
  我种下一亩三分地的水稻,一亩酿成酒,三分哺育诗歌。
  
  甘南,牦牛与羊群都是诗人,酒与诗在草原上开成漫山遍野的格桑花。
  
  一株水稻和一棵青稞,注定要在今夜大醉一场。
  
  【作者简介】
  
  方齐杨(1983—),福建永泰人。《中国散文诗人》年选副主编,参加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作品散见于《诗刊》、《散文诗》、《中国诗人》、《语文导报》、《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香港散文诗》、《南太湖散文诗》等刊物及十余种诗歌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