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冲咖啡的程序(外二章)【杨剑文】

时间:2020-10-19 18:13:23  来源:  作者:
  一支速溶咖啡在等待黄昏临近,又走远。
  
  白开水,以沸腾为舞。白色玻璃杯学会佛端坐的姿势。等待。
  
  水先于时间抵达杯中。
  
  咖啡粉沫以山崩的速度,俯冲下来,似一尾鱼深潜于水,寻找沉没多年的船及记忆。
  
  记忆也是沉没的船。
  
  残。碎。乱。
  
  似火山爆发。似洪水冲堤。
  
  咖啡粉沫浸于水中。
  
  水滴包裹咖啡粉沫。
  
  二者合二为一?看不到水的清澈,看不到咖啡粉沫的细碎。是消失。是重生。多像记忆中的一些事。渐渐向一种无言的空白靠拢。
  
  水是什么味道?咖啡是什么味道?夜色是什么味道?记忆是什么味道?加入一滴眼泪又会是什么味道?
  
  咖啡粉沫四散开来。
  
  脑海中再次出现冲咖啡的过程,像一次次重播的电影,光束划开黑暗一样的记忆味道,在心头俯冲下来,
  
  似鱼潜水。似船沉没。
  
  渐渐,知道记忆的味道。
  
  等待屠刀的狗
  
  屠刀比牙齿更亮白。
  
  屠刀比牙齿更锋利。
  
  阳光亦很白很锋利。
  
  一条黑缰索,牵绊住张牙舞爪青面獠牙。
  
  它已经预料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结局。眼睛发射着流星。爪子紧紧收缩。那些黄土地样的黄色皮毛,在风中摇摆。
  
  惊恐,但沉默。
  
  吠叫声在昨夜都寄予了月亮,可月亮转交给了谁?
  
  月亮比屠刀更白。
  
  月亮比屠刀更冷。
  
  村庄沉默,等待埋葬祖父。被城市攻陷的村庄,容不下一条狗的身影?村庄即将空空如也。空空如也,似冬天的月亮。
  
  月亮很白。
  
  月亮很冷。
  
  还有一种白,会是什么呢?
  
  还有一种冷,会是什么呢?
  
  等待屠刀的黄狗,沉默。
  
  等待祖父的村庄,沉默。
  
  疼痛的大地
  
  疼痛来自脚趾末端,也来自广阔大地。
  
  一棵树,用根须倾听。
  
  众草以花、叶、根、茎,在大雨中熬制汤药。白的露珠、白的骨骼是最后的药引。
  
  一场大雪焐出春的汗珠。
  
  春天苏醒。
  
  月亮是一只眼。
  
  太阳,是另一只,依旧病着发着烧,烫手。红!
  
  犁铧,割开皮肉,祖父说大地要来一场外科手术。
  
  大地,空腹服下:红豆、绿豆、玉米、红薯、葵花……大小不等的药丸。村庄瘦弱稀疏的胡须在大地的胃里是放射状的银针,扎疼。
  
  是医治?还是疼痛的一种?
  
  祖父以身躯在土地上树立起一个移动的大问号。他的叹息,再一次敲疼村庄和大地的神经。
  
  疼痛来自广阔而荒芜的大地。
  
  疼痛来自强壮而稀疏的庄稼。
  
  【作者简介】
  
  杨剑文,陕西横山人,曾在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文字。散文诗《秋雨》入选学生成长系列丛书《同步阅读文库•语文》。《横山的春夏秋冬》被散文诗界泰斗、著名散文诗作家耿林莽点评为:“散文诗的典型性力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