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苑

在青海,守望一株野青稞(组章)【梦阳】

时间:2020-10-19 18:11:37  来源:  作者:
  清晨,野牦牛
  
  这个空旷的世界里,还有谁比它来得更早?
  
  晨曦还在打坐,星子还在玄思。
  
  那头牦牛,早已披着霜花立成了一座肃穆的丘山。吐纳着昨夜的霜寒,身体收容了雷鸣,眼睛隐遁了闪电。
  
  此刻,大地一如它般宁静。
  
  众草俯身,河西走廊比辽阔还辽阔。野牦牛兀自站着,比孤独还要孤独。就这样,秋天擦着它的尾巴慢慢地深入了……
  
  山巅,一株胡杨,把金色的光芒交给了朝阳。
  
  望着这一切,野牦牛,眼睛比刚抵达的黎明还要纯澈。
  
  与雪山对望
  
  雪山,无言漂白了月光。
  
  那银碗里涌出的月光,猫着腰栖在树梢。
  
  一只灰鹤倏地飞起,瞬息,没了踪影。
  
  就这样,在与雪山的对望里,一凝眸,便没有了一丝距离。
  
  此刻,雪山没有高一分,我没有少一分。
  
  青海湖
  
  谁,一举杯,就斟满了4583平方公里纯澈的蔚蓝?
  
  谁,一转经,鱼就在杯子里把波浪读成了六字真言?
  
  此刻,雪花不来敲门。野花静静地燃烧,蜜蜂们在芬芳的焰火中酝酿甘甜。
  
  十万油菜花高举着金灿灿的灯笼,光芒漾满了高原。
  
  那位红衣喇嘛无言地走过,众草把自己打开成不老的经卷,让风们一读再读。
  
  野牦牛静卧着,风暴安定。
  
  那只孤独的羊一抬头,鸦翅上的斜阳一下子就坠落了。
  
  瞬息,月光慢慢随着暮色开始融化。
  
  青稞
  
  怀抱着青海湖,青稞,青青的青稞呀,幸福都灿灿地抖露在那小小的芒上。
  
  总在积雪里唤醒高原的春天,那时候,就在4月的地头,在3000米的山岗上,以5节的高度向着天空,以叶子的方式呈现一切真相。那露珠的眼睛,看透了一切。
  
  在雷鸣里拔节,在闪电里分蘖,挺直腰杆把不平静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在风雨里扬花,在烈日下灌浆,低着头颅把苦难岁月酝酿成生命的钙质。
  
  就这样,在一个从虚空到实在的过程中,青稞,在哺乳动物的到来之前已顿悟了一切。
  
  九月的风,渐次点亮了小村的灯盏,青稞们,便淡然地走向了回家的路。它们不管路上
  
  点的什么灯,不管推开的什么门,它们只是默默守住自己的心。
  
  青稞真的不容易呀,我知道,这一世,我怎么也做不成一株真正的青稞了。那么,就  借着文字的光亮,让我做一枚小小的青稞芒吧,满怀幸福地与青稞相偎。
  
  秋日,收割后的向日葵
  
  浩荡荡的十万葵花秆,一株株孤傲地直立成凝重的戈矛,齐刷刷地,直指辽远的苍穹。
  
  还在坚守吗?阵地早已被攻陷,头颅早已被割掉呀。
  
  那高举的手指,可是在叩问青天?
  
  这孤立无援的队伍,早已断绝了退路。但它们依然不悲不哀地站着,挺立成一种生命的隐喻。就这样,它们互相支撑着,谁也不能将它们的尸骨拆散,它们骨骼里的碘和钙的含量早已超过我们的想象;谁也不能将它们的根拔出,它们的血液早已凝成脚下的泥土。
  
  就这样,一地伶仃的硬骨头,在岁月的边沿托举着一天天变冷的天气。
  
  我已经无法把它们比喻成戍卒,因为它们真切地懂得:从荣华到寒碜,这是走向彻悟的必修课。
  
  不能照亮太阳了,就让清霜闪光;不能向日了,就让生命转弯。
  
  十万葵花秆呀,黑炯炯的,仿佛岁月的眼神,一丝也不凌乱,还是一如既往的庄严、肃穆、深邃。
  
  它们都怀着一样的内心信仰吧?
  
  这一切,让我们相信,光阴里面一定还藏着一些不为我们所知的秘密,但这十万葵花秆确切地知道。
  
  此刻,在泪眼朦胧里望着这十万光秃秃的葵花秆呀,我实在什么也不能说。
  
  雪落山寺
  
  落雪,隐含着雷声,遮住了一切喧嚣。
  
  一株胡杨兀自立着,干枯的手指静静地指引着什么。
  
  经文,在黄昏中散发着祥和的光芒,让路过的行人内心无比光亮。
  
  栖在寺庙飞檐上的那只灰鹤,一抖翅膀,就扇落了满山夜色。
  
  霎时,天地静默成中唐的一首小诗。
  
  一声犬吠漾寺门,山中,一片月光茫茫。
  
  【作者简介】
  
  贺生达:(1973——)笔名梦阳,系中国作家协会协会员,已在《十月》《诗刊》《星星》等发表诗文600余篇(首),曾获首届“延安文学奖”等全国性奖。著有《中华经典精粹解读·资治通鉴》(2012年4月中华书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