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散文

上海情结

时间:2020-02-04 00:00:00  来源:  作者:

没来由地喜欢上海,从很久以前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一直延续到今天,总是那么痴情地喜欢上海,也许这就是上海的魅力。

九十年代初期时,第一次去上海,就被它商业繁华所吸引,到处都是欣欣然一片,走在大街上随时可以感到开放的上海洋溢着一股活力,令人着迷。

第一次去上海是因为玩,耳中听到那些软软的沪语,如唱歌般在你耳边拂过,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很舒服,再看那些上海的女子,穿着得体洋气的衣服从身边穿行,随风吹来还有一股清香,那是洗发水的香味吧,那傲然的眼神带着无比的优越。那时的我很年轻,竟然有些羡慕上海的女人。

那第一次与上海的亲密接触,让我对上海有了许多的梦想,想离开我的城市去那儿发展,那年少轻狂的我,有着丰富的想像力与浑身的冲动力,想放弃刚分配的教师这一光荣的职责,去寻求我的上海梦。可惜家人不允许,母亲用眼泪阻止了我前行的步伐,我的上海梦夭折在母亲的泪水中,终究我还是个孝顺的女儿。

很喜欢张爱玲笔下的旧上海,有这样的一段文字记述了张爱玲刚到上海时的情景:到上海,坐在马车上,我是非常侉气而快乐的,粉红底子的洋纱衫裤上飞着蓝蝴蝶。我们住着很小的石库门房子,红油板壁。对于我,那也是一种紧张朱红的快乐。莫名的喜欢这样的文字,喜欢上海的石库门,那是后来我真的在哪儿住了些日子,并且体会到了那种朱红的快乐。

haiyawenxue

前些日子看王安忆的《长恨歌》,看得有点着迷,她把上海的弄堂写得亲切自然,却充满了壮观,如果你没有亲临过上海的弄堂,看过她的描述。你都会想去看一看,触摸一下那性感的、有一股肌肤之亲似的上海的弄堂。虽然岁月的流动,上海的弄堂已变去了很多,但沧桑却是留在骨子里的,虽然现代的文明给它抹上了时代的烙印,但是如果你走进去,还是会感动的,这感动不是云水激荡的,而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这是有烟火人气的感动。

喜欢上海还有一条理由,就是上海让我拥有了一份爱,在那个深秋的上海的黄昏里,我邂逅了我现在的先生,没当成上海的女人,嫁过上海人也算是圆了梦吧,典型的精神胜利法。

这一嫁却让我了解了上海的男人,常听说上海的男人小家气。其实不然,上海男人细心体贴,做什么事都会有条有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懂得如何讨女人的喜欢,可以说是个浪漫的绅士。

在网上认识的老哥是上海人,在她夫人生日时,老哥很有意思地送了夫人一半粉玫瑰、一半红玫瑰。当时我很纳闷,听了老哥的解释后,不禁为上海男人的细心与深情折服。

上海的女人虽然作,但是作的可爱、有分寸,你想撒一个娇总比粗着嗓子唠叨,更让男人容易接受吧,那个男子不喜欢千娇百媚的女人,又有那个男人喜欢一到家看到不事修饰、粗着嗓子专挑男人毛病的女子。在这点上上海女人可就精明多了。

因为先生是上海人的缘故,我得以在上海生活了近半年,那时刚辞职,于是接受了先生的邀请,住到了先生在上海的一间小小的斗室里,典型的上海石库门里的房子,每天晨起听到领居咚咚爬着木楼梯、大人叫着小孩快起来上学的声音,然后是老爷爷老奶奶在弄子里,讨论今天那个菜便宜,那个菜又涨了的争吵声,此时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普通上海人生活一景,其实生活

上一篇:右耳倾听左耳的诉说
下一篇: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