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散文

那年那月那时 是谁放弃了谁

时间:2020-02-04 00:00:00  来源:  作者:

是谁的无理取闹能换取谁的疼爱,是谁的难过,在我出现的那一刻失去了色彩。

我想说我不再是昨天那个孩子,一切遍体鳞伤,早已在时间的洪流之上变得浅淡,浅淡。

我只能尽力去埋葬自己埋葬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一个过客。

这个夜晚,我梦见谁了,才会这样难过的无以复加。

我看见天空是灰色的,我看见它开始流泪,

haiyawenxue

不知道是它在替我哭,还是我在替它哭泣。

年幼是个遥远的季节,远远的,远远的,长大后就没了方向。

那些所谓染尽的沧华 ,只不过是一道又一道精致而华丽的伤口,没有溃烂却腐臭了。

是谁打湿了污垢,浅绿色的流苏群依旧停歇在烟雨中,只是多了些空洞的执念。仰望天空潮湿的雾状还在来来回回摇摆,

我对自己说,少了你,对于这个世界我再也不是负债累累了。

该哭的不是我,不是我,我该笑,该狠狠的去笑。

终于还是费劲的做着这个其实很简单却也很坎坷的动作,

只是里面的苦涩,颠沛了谁不小心的假装。

然后又少了谁,

明媚的日光开始曲曲折折,只剩下一大片一大片难过的阴霾,一发不可收拾。

下班的路上霓虹灯坏了几盏,

没有了妖娆我看不清没有发言权却落寂的影子,一个人失声的苦涩。

街上的人群依旧笑的那么开心,和最初没变坏的我们一样。

安然,是谁在不经意间换走了我最初的模样,是谁在转身的顷刻,开始沉溺,死亡 。

耳机里单机循环着只有一首歌曲,

haiyawenxue

还是那一首莫文蔚的阴天,有点老,有点俗,有点真实。

我扶着墙倒着回走,

走着走着就忘记了回家,回青春年少时的那个家,或者说现在已不复存在。

我没哭,没眼泪,只是翻着谁的念念不忘还在难过。

那年那月那时 是谁放弃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