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散文

彼岸花开

时间:2020-05-19 00:00:00  来源:  作者:

看彼岸花开

圣诞节来的时候,身边围漫着圣诞的气息,平安果的芳香。

今年,是没有你们在身边的第二个圣诞节,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去了。

依旧清晰地记得,上年的圣诞,关谷抱着那只大大的熊站在我家门口,你和另外一个男生站在他的身后,目光与你对视,只见你痞子一样笑着对我摆手说:他找不到你家,我带他来的,真的。当时的我正睡得起劲,被老爸从睡梦中喊醒给你们开门。一身粉色睡衣,惺忪睡眼,以及光着脚的样子被你取笑好久。不记得关关对我说了什么,只记得你在他身后一个劲地扮鬼脸。

忘记让你们留下来吃饭,因为我知道你们最讨厌在别人家吃饭的那种不自在的感觉,以至于老爸让我下楼留你们吃饭时,特别不耐烦地说:“他们不会在这儿吃的。”后来,我跟你们说起这事的时候,你对我说“如果你让我留下来吃饭,我一定会留下来的。”我回复你“你做梦”我想,那时候的你一定竖起中指对着电脑屏幕吧。

明明比我小反而要装作一副大人模样跟我讲道理;明明默默帮我收拾烂摊子却嘴上吐槽我太笨;明明告诉你在六中的朋友要照顾好我,却对我说“终于可以摆脱掉你这个讨厌鬼了”;明明自己比我笨却还要叫我笨小孩。

  • 像以前关谷说的,你总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你总是可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对待任何人,说你不管开不开心都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还记得每天跟你一起骑车回家的日子,有段路没有路灯,我怕黑,你是知道的,一帮人骑在一起。你总是骑在我旁边,然后开始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白搭,那时候关谷住校,有时候JJ会跟我们一起走。三个人也就这样吵吵闹闹地齐国那段没有路灯的路。

    有时候,你会玩心大起,在特黑的地方讲鬼故事给我听,那时的我吓得话都没胆讲,紧紧拽住你的衣服,忘记了骑车,让你带着我骑。每次说我胆小,每次说我太懒,但终究会顺从我的话,带着我骑。有那么几个晚上,吓哭了,你就送我回家,看着老爸下楼把我领走才回家。虽然我们相差不远,你比我近,但你还是会绕那么一大圈路骑回家。

    初三快毕业了,已经体育考试结束了,就在倒计时的日子里,你在离家不远的路口对我说:再也不能为你讲鬼故事了。不过以前说过的那么多个鬼会帮我陪着你的。那时候的我忘记了恐怖,难得见你如此伤感,反而我成为那个安慰的人。对你说:又不是生离死别,只是毕业了而已。又不是见不到,那么近,才几步而已。

    你说,怀念的是一起骑车的日子。

    我想,何止是骑车,是初三那一年吧。

    前不久,你发了带图的说说上去,我说你是自拍狂魔。你告诉我,空间里面都是自拍照片。末了,你发图,配上一句话“我的心很小,只能够装一个小小的你。XXX”忘记了那个女生的名字,只记得你给我看了她的照片,问我,她长的怎么样。我说,还好。

    都长大了吧,变得成熟了些,少了些任性,少来些幼稚。或许,哪一天,会渐行渐远了吧。三个人,三所不同的学校,真不知何时才能像以前那样三个一起吵吵闹闹,互相吐槽。

    不言朝夕、

    ---INK—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