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散文

武侠戏

时间:2020-06-08 00:00:00  来源:  作者:

我的嘴巴可不是你的烟灰缸啊,你这是想欺负我啊,你拿我张着的大嘴巴当烟灰缸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你三十几岁的人就干这样的事吗,本来很舒服的课间你弄我满嘴的烟灰你烫着我咋办啊,这可不是说开玩笑就能过得去的啊。

喜欢无风的日子,蓝天白云朵朵,阳光微笑不语,满天地的洁净。就像这个时刻,你很仔细的在太阳的光里泡一会儿,你会感觉心情很松软,如果再丰富一下想象力,说不定就有了恋爱的体会。如果再自我一些,你会毫不怜惜地想把自己研磨成粉,均匀散布在无边无际的空中。

我感到有一些吃力,老师整天来试我们,同学们整天在分数上恼怒陶醉后悔较劲,有同学白天上课时假装睡大觉,夜里自己拼命补课时,一副很聪明的样子。狗屁风筝会,选在清明这一天,祭奠祖先的传统让一个比赛给搅了,还是国际玩笑他妈的。

不知是谁从哪里鼓捣了一些《少林侠踪》的小册子突然就在教室里互相传阅起来了,无论上课还是自习,老师只顾自言自语面对黑板抄写备课内容枯燥又乏味,学生只好自娱自乐安静不语读武侠。那是一些黄色封面有四五十页像极了传达到基层的中央文件的厚度,好像是个体户印刷的,书名模糊,内容错行,页码不定,别字白字,就像我的作品。不过内容很是迷人,一册接一册地连续看,着急还带上虚火,关系又要套近乎。我只管四处伸手去借阅,不知不管也不问它们是从何处来,后来好像知道是有同学从书摊上租来的,后来也明白他们为何要把一本小说分割成小册子来发行:单册租金少你看着便宜,你常来不但有人气总的租金比整本书高很多。资本主义的港澳台手段熏染东南沿海一带几十年刚一开放就来坑北方钝爹,十几年后北方才有了分割鸡,二十几年后北方的家庭装修才开始按米按寸算工钱。记得那会儿《霍元甲》热播,每周两集在星期六晚上黄金时间,还有《陈真》还有其它。后来传说一部香港电影《白发魔女传》要在市警备司令部操场播放,这可是我们传阅过的东西,观摩一下书中的神话与电影的差别也算是个求证。我们同学恰好是部队干部子女,大家就都沾了这个光。

好像有几次我们参加劳动不再是义务的了,学校还给了点班费,班里就买了十几副扑克牌。那会儿我是下了几次力气想学打桥牌来着,为此还买了桥牌入门之类的书,不过还是没学会,那几个电大生也是初学。入不了门就没有乐趣自然就学着没劲当然学不会,这是我的结论。还是武侠过瘾,哈,呼哈。可是再过瘾也要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她乌黑秀发披香肩,两颗白棱晶体系发间,白若若似星星相接,黑漫漫丛生梳一团,纤手抚春腮,悄指细理颜,正是:

  • 亭亭立于流水旁

    玉玉同拥年华前

    清新绿嫩压群芳

    芽苗初露百花败

    来去行踪留我心

    察言观色我度再

    看她得意春风避

    杨柳万千也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