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马鞍【梅一】

(梅一近照)


红马鞍


风,日夜兼程,与经幡和白云相伴,赶护着我前世的马群和迢遥的信念。

时光中,我涅槃成的石头,日渐苍白的额头,告别了长亭短亭的绵软情节,远去了驿路深处的黄膘走马。

总感觉,注定,有一匹更雄壮的马,于北风呼啸里,等候,与我相逢。

红马鞍,一定是我生前死后的情侣,不听从任何缰绳的指挥,只等我用下半生,把历经的磨难抚成超越人间所有挚爱的幸福。

夜晚的草原,清澈的像大地上的圣湖,潜藏着智慧和钉子样的箴言。

一块石头守着纯情的寺院,无视红尘里南来北往的马蹄;我双手合十,无数次祈祷,北风遣来炽热的红马鞍,早早把石头搭救出来。

你是知我的。我带着今生的祈愿和眼泪,在刀尖上反复临摹疼痛。年少时走散的马匹,偶尔,跟黑夜一起回到我的身边,又跟随黎明的霞光离去。我早已学会跟旧物告别,学会用石头的口吻跟风交谈。

我的灵魂发出前世的预测:只有你,能解开我黑夜的忧伤,感知石头的痛。

时间不会亏待虔诚的朝圣者。

那一夜,红马鞍,不知不觉中,亮了夜晚。

那是个起死回生的夜晚,一块石头,猝不及防地被一首歌谣穿透肺腑,那是红马鞍传唱的年少时的歌谣。

乐声在旷野里颤栗,甘霖洗过的身子回暖。

我怎么不知道呢,你何时背着铠甲沿着石头的踪迹,光临我荒芜的寺院;我怎么没看见呢,你何时带着命运的枷锁沿着夜晚的藤蔓,缠绕我的孤独和脆弱?

万物静寂。

谁也不知道,一块石头已悄然脱去寺院的阴影,打开自己,跟心爱的红马鞍对视、低语。

谁也不知道,冥冥之中,红马鞍跨上一匹骏马,告诉我:任何形式和观念都不应被束缚,人生是活出来的,奔向远方没有绝对的定式。

多么好,你我带着沧桑的外表,能互为今生的马和马鞍;多么好,没有约定的相守,大海未枯石亦未烂;多么好,霜雪过后,我们都为对方活着。

北风呼啸,时光如马,红马鞍发出黎明的邀请。

雪融冰消,远方清晰,黑夜发出透明清亮的质感。


【作者简介】

梅一 ,曾用笔名:兰心梅韵,真名:邵敏,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诗歌协会会员,市作协理事。诗歌入选《当代千人诗歌》,《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等。诗歌散文作品见《阳光》、《大沽河文学》、《天津诗人》、《岷江文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