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丛生的雪(组诗)【张牧宇】

 (张牧宇近照)

《白发丛生的雪》


雪啊

我白发丛生,不是因为你用白覆盖了人间

我早已绝望

陷落在你苍茫的白里

雪啊

我热爱你,是因为我的体内涌动的雨水

无法倾泻给你

《一天中这样的时刻》


一天中这样的时刻,身体和灵魂

缓缓进入寂静

之外的念头,全部隐在一盏灯的后面

多好。

书在枕边,头发散落夜晚的沉香

睡眠还未来临

想起一个名字

不是梦的一部分,它是细雨,雪花

也是呼吸和心跳

晚安。尘埃轻轻浮动又落下

《空旷的世间》


风吹了一夜,窗棂的响动

使早醒的人心生凄惶

飞鸟们掠过树梢

有成群的麻雀,也有孤单的喜鹊

树叶落尽,世间又空旷一层

我想起那个梦境

鱼缸里有水,有食物,一群鱼在游动

一条受伤的鱼在其间

却因我在梦中醒来

而命运叵测

《在清晨的微光中读一本书》


天色逐渐转亮,台灯越来越微弱

书中的情节还没有到最后

或者,永远不会有结局

哪些不是片段呢?在回忆里的某些事件

话语,亲昵的亲吻和曾经的场景

我起身拉开窗帘,昨夜的雪

和我隐秘的热爱不谋而合

《不要把孤独写尽》


我越来越爱上它

万物凋落

深藏生长的秘密,我倾听火车

冒着白烟一节一节远去

冬天越来越空,孤独越走越远

但不要把孤独写尽

不要相信冷寂的表象

倘若我们相遇,留一点用来拥抱

用来流出热泪

《后来》


我看到一场爱情,我看到

一个人的隐忍,两个人的别离,我看到

那日雪纷飞,我看到

饱满的身体在清晨醒来

你的手指抚过我的慵懒

那一年,我送你,至雪绝处

大雪落纷纷,我和你写下彼此的名字

而后化做流水

雨纷纷……

《老屋》


谁能敌得过时间

很多时候我是空的

与这些老屋一样,荒草丛生

当你说到残破,人间就越发荒凉

孤单得久了就变成孤独

我看着老屋,理解了你的固执

和身体里长出来的植物

但我爱这消逝

我吐出年轻,鲁莽和任性

像爱着一个老男人

并称他为我的老男孩

《霜降》


第一场雪醒了

这么好的午后,阳光铺满尘世

一壶水滚了又滚,一杯茶缱绻,舒展

一本书翻到恰当的页面

此时的情节刚好说到温暖

一个人

在宽大的玻璃窗内

远方的列车吐着白色的烟雾

醒来的人不再远行

在北方偏东的一座小城

埋下前因,度过漫长的深冬

《一笔一划地爱着尘世》


阳光平息了昨夜的冷风

天空蓝到无忌,落叶

像蝴蝶一朵一朵停在枝头

行走在深秋的某一天

可翩翩,亦可决绝

枯竭的河床里

白发芦苇轻轻拂过空气,萝卜晾晒在岸边

充满烟火的温暖

一定是一位热爱生活的老人

备下过冬的食材

若一个人不能凛冽地爱过

将如何爱尽万物

在凋谢的季节富足而安谧?

《像云朵一样虚无而寂静》


1

城市的雪化掉了,我每天

都来看郊外的雪

这自在的时刻

由脚下“咯吱咯吱”声音传递

天空蓝得像一个谎言

只有少部分,能够遇见孤独的冬天

像云朵一样虚无而寂静

2

这短暂之时,原谅我

没有与迎面遇到的人打招呼

寂静纷纷落下来

像相遇后的分别

像雪,完美的破碎

玻璃一样发出尖叫

而世间,并没有任何声响

多么空旷

3

片段应该是绵长,而不应该是破碎

我对他说,我们相爱吧

“是不是,都在那里”

他总是用这种语气

我踢踏踢踏地踩着积雪,踩着别人踩过的

也踩着没有痕迹的地方,我留下的脚印

太阳一出来就晒化了,仿佛雪没有来过

我也没有来过

4

“最好的相处方式是尊重彼此的孤独”

我这样说出的时候

是想你能够拥抱我,安抚孤单的灵魂

而不是让你回答

“我一直尊重你的”

这时候

哲学的高度显得生硬,不如感性来得柔软

你可以叫我胡搅蛮缠,或者妖精,女巫

反正我不想做神仙

用占星,巫术,口中念念有词就可以把你变出来

5

我数着数着就凌乱了,冬天应该是安静的

我也应该安静下来,被自己埋葬

不过

我会留出一截流水,清脆之声会让你驻足

太深的虚无使人害怕,错过

就是一辈子

6

我会停下来等你

一场雪,又一场雪,演绎着烂漫与绝望

我有一杯一杯的寂静

在尘世的沧桑中饮尽,另一个人

在路上积攒了更多的词语

柴门虚掩,适合夜话


【作者简介】

张牧宇,女,满族,七0后。笔名,小鱼木语。有作品发表于《作家》、《诗选刊》、《中国诗歌》、《诗刊》《诗潮》、《诗歌风赏》、《满族文学》、《星星诗刊》、《青年文学》等,有诗歌选入年度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