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劲松: 风中掩埋了多少浪迹之路

转自《我们》


陈劲松, 本名陈敬松。1977年6月生于安徽省砀山县。笔名无花果(部分作品也署名陈义苏)。1996年公开发表作品,诗歌、散文见于《诗刊》、《星星》、《散文》、《青年文学》、《诗歌月刊》、《诗选刊》、《扬子江》、《花城》、《作品》、《诗潮》、《绿风》等刊。有作品收入全国幼儿师范学校语文课本及多部选本。获第七届青海省青年文学奖等各类奖项三十余次。著有散文诗集《五种颜色的春天》(合著)、《白纸上的风景》、《风总吹向远方》、《藏地短札》。参加全国第二届、第十届、第十二届散文诗笔会,第四届青海湖诗歌节。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青海格尔木。


陈劲松散文诗组章
吹拂与覆盖


1、风总吹响远方

不是飘渺的花香。
不是流水波纹中的幻象。

号子声远。背影已凉。
谁把铜镜磨亮,然后带上它的光亮走向远方。

从远方来,从时光的高处来,起于青萍之末......
埋身于苍茫的远方,天空是你辽阔的祖国。
长风浩浩,风中掩埋了多少浪迹之路。
大风猎猎,永不止息的人群已波涛般涌向了远方......


2、风依然在吹

已经吹拂了亿万年。
吹拂过无边的花香,吹拂过瘦弱的麦浪,吹拂过接天的衰草,也一次次吹拂过那枚老夕阳。
吹白云为苍狗。
吹一场大雪为过隙的白驹。
吹咫尺的归途,也吹迢遥的天涯路。
“大风起兮云飞扬”。
吹小人如尘,吹英雄如碑。
吹逝水东去,吹落日向西。

风依然在吹。
吹日子如纷坠的黄叶。
风依然在吹。
还将无尽地吹拂这新鲜而破旧的人间。


3、覆盖

潮湿的雾气有谜一般的面孔。
露珠俯下身子。夜晚拱起柔滑的黑色背脊。
巢窠虚设。
没有鸟,只有疲惫的羽翅。
   
虫豸与狮群,将披上寒凉的夜色。
蛇与豹子,将披上寒凉的夜色。
那枚老太阳,也将披上寒凉的夜色。
那寒凉将覆盖旷野与时间,将覆盖火焰,也将覆盖灰烬。
已覆盖住祖父与先人,也将为我披上那华丽ˎ肃穆的锦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