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我在故乡等你 【乱说吧】

我顺着一弯绿水在湴湄村(注1中行走,走得很匆忙,并不是因为缠绵的春雨,而是急着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从这个村子走出去很远的人,一个至今没回来的人,一个把音乐视为生命的人。我确信一定能见到他。

这个傍晚,深深的巷子里没人,人们都沉醉在春节的酒香里。巷子伴着长长的河涌,绿水像条带子缠绕着村庄。河涌的水领着我走过巷子,走向绿树掩映的村口。这样静寂的傍晚,应当坐在暧暖的屋子里欣赏音乐,我却行走在树木越来越浓密的路上,听着雨打芭蕉淅沥清脆的弹拨、听着风摇榕叶吱呀柔柔的丝弦、听着浪敲船底急促铿锵的节奏。
     
我寻找着和他有关的痕迹,可感觉到的只是气息,是水乡音乐家特有的可柔可刚的水的气息。
     
雨滴和河水正轻捷地律动,我听着它弹奏。这气息一点也不因年代的久远而淡化,依然浸着青草湿湿的清香,还有三角梅火红的鲜艳。对了,更多应当是充满了水的灵性的歌声,疍家人(注2的咸水歌(注3是妈妈唱给他的歌谣;那枝干交错的苍桑老树下黑瘦黑瘦的小艇,是他黑瘦黑瘦的爸爸打渔回来时停泊的。
     
一个让中华民族都掀起狂飚的音乐家,故乡竟是这样的安静。
     
堤岸小路的弯处粗壮的大叶榕站在那,像路标。晚风撩开了高高的绿草,把雨送得淋漓尽致。河涌打开了衣襟,水面宽阔得让人心旷神怡。
     
我和星海都知道,河水涌入了浩荡的珠江,再远处的细雨之外,是一片宽阔的大海。
     
在那片海上,他出生就吹着苦涩的季风,就听到了大海的涛声,就看到了满是星光的夜空。于是,爸爸就给他取名叫星海。日后成了熠熠闪烁的音乐之星,就这样诞生在百年前那广阔的大海上。
     
他一生注定要成为中国争取民族解放狂风暴雨般激烈的交响曲中一个最强的音符。我见过他翻飞的头发,见过他紧锁的眉,见过他舞动指挥棒的手,像在风雨中搏击的海燕。
     
他手式缓缓升起,提琴颤动了对苦难祖国的忧思;他手式疾速掠动,钢琴弹得黄河巨浪翻滚;他手式强劲有力,军号在太行山顶嘹亮吹起;他手式大开大合,孩子们、青年们、妇女们都加入了民族解放的大合唱。
     
他用美妙的音乐,锻造了中国坚硬的脊梁,筑成中国最强的绝响。
     
我看见他了,看见依然青春勃发的他带着郎朗一起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弹奏着钢琴曲;我看见他了,看见仍旧柔情似水的他带着林朝阳一起在英国的歌剧院拉着小提琴;我看见他了,看见他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意气风发地指挥着《黄河大合唱》;我看见他了,看见他回到了老家湴湄村的河涌旁,静静地听着湿润甜美的咸水歌谣;我看见他了……
     
他把中国音乐印到了世界音乐集的封面。
     
咸水歌把他天才的音乐灵感打开,他顺着音乐铺就的五彩之路,走向了圣殿,再也没回头。我知道,那是国难当头,他义不容辞,用歌声去唤醒沉睡的民众,并给了他们音乐的武器,加入了刀枪的纵队,冒着炮火,冲向侵略者。
     
我和星海说,我没有机会加入到那用血和火来合唱的队伍,但我已经以歌者的身份,站在今天的合唱团的队列里,我要用你的心声《黄河大合唱》来告诉你,你期盼的民族解放,已经在歌声中实现;和你父亲同样黑瘦的人,早有了安定幸福的家,苦涩的咸水歌早已像甘蔗一样甜美。
     
星海,我们的合唱你来指挥,边弹奏钢琴,边指挥。让旋律更加优美,让节奏更加铿锵,让歌声更加雄壮。我用高亢的,有穿透力的声音,演绎《黄河》,歌唱我们的祖国。当然,我的声音中一定是带着珠江的味道,和带着黑龙江、长江、澜沧江的味道组成和声。我注视你的眼睛,那洞穿了百年深邃的目光充满了激情。我盯紧你的手指,那用音乐为祖国的命运搏击的战士的手在琴键上急速跳动。
     
让我,让我们跟着黄河的浪花一路奔腾,重回巴黎,重回延安,重回上海,重回广州,重回你的家乡——湴湄。
     
当歌声奔流到了大海,你停止了弹奏,站立起来,同我们一起,大声唱着,舞动着双臂。原来紧锁的双眉舒展开了,满眼闪动着泪光,满脸都是笑意。我和你一样,热血沸腾,热泪奔流。我昂着头,打开胸腔,让滚烫的气流冲出喉咙,汇进美妙的和声之中,歌声在家乡回荡,在祖国回荡,在宽阔的大海上回荡,在美丽的星空中回荡……
     
雨,滴在额角,凉的;盈着眼眶的泪,热的。我的脸一定是绯红绯红的。
     
我凝视着江面。我等着你呢。
     
天色渐晚,暮色愈浓。榕树下的路越来越暗,珠江上的雾越来越重。你怎么还没来?江风吹来雨更急,水面一片迷蒙。回家的路一定太远太远,可我知道,   你会回来,一定会回来的。
     
我就在绵绵春雨柔美的弹奏声中等你,在这风吹船横的码头上等你,在你的故乡一直等你。


注:
1
.湴湄村是冼星海的故乡,在广州市番禺区榄核镇,临珠江的一个小村。

2.疍家人是指生活在水上以打鱼为生的小渔民家庭为疍家,他们没有大船,无法远航,只能在近海捕鱼。渔港里也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退潮时,他们下笼下网,捕些鱼虾。生活随着潮汐变化而变化。因像浮于饱和盐溶液之上的鸡蛋,长年累月浮于海上,故得名为疍民。疍民祖籍多为阳江、番禺、顺德、南海等县的水上人家。
3
.咸水歌是疍家人操广州方言演唱的一种渔歌,又称白话渔歌。有独唱、对唱等形式,以对唱为主。对唱采用男女互答形式。


本文荣获第二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及“最佳散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