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扣儿:饮流云

转自《我们》


作者简介:霜扣儿,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关东诗人》副主编。中诗网签约作家。十佳关东诗人。第二届金迪诗歌奖十佳诗人,中国诗歌流派好诗榜上榜诗人。多次在全国现代诗征文中获奖。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电台朗诵及各种平台转载.。及收入各种重要年鉴。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

饮流云

1

擅于掸下前尘,忘却更大的雪。
路途幽长。掠过更多落木,抑或我已是其中之一。
与薄霜一起,响萧萧之声。
观上轮回之眉,拈下几丝苍凉与满足,福报与踌躇。

我如此轻声,对于轻而淡薄的一生。
我如此淡薄,对于薄而不散的命。

爱我者说,我来历深远,未必只为这一世。
懂我者说,我去向更遥迢,背负的山水都是细枝末节。

我不专注这有去无回的红尘一趟。
我只是那千万人海中投来的,微温一瞥。

2

不否认,我常常影明若朝红,灿而明晃。
以烈马游野之姿,横扫春花秋月与雁影低塘。

无节制的运用不在意,不求驿站红灯,亦不奢望西楼暖风。
我是无意之人,偶落了这处尘埃。
我是无沾染之人,来写一场新词中的旧戏。
我是风云的一道金边,有或没有,都不伤初心。

不否认,有时我的身影暗然而瞑,忽不知处。
我孤独如从未曾拥有,寸土寸水都是额外的梦。
我富有如从未不得,大江大河不过微小一酌。

3

但你不要追问溯源何为。
一程逝水一程新流,悲欣章节是我低头写水的定格。

低头写水。源源不断。条条漂泊。
宁静与深远同存,但不能一一妄言。

游于池塘的红鱼,你如何问她前身的江河在哪里。
这丝绸一样滑过炎凉的人。
没有一次相遇不是为了作别。
没有一次作别不是只说:你看,日已落。

4

一路千色。见了就是为了碰一下,不留更深。
终将忘却,与万象相合。
摘下大风,放下长发,撤回忘川上久久凝望的深水。

曾经疼过的那缕栖霞,要穿走我的裙袂。
最后的冬雪会长留我的剪影——在高而冷的故乡上。

天地无綘,穹庐四合,我终将消除灌满烟云的部分,跪于崖上清洗。
一画一道不过过往墓主。
生生不息仅是一个飞鸿般的灵魄。

我终要望风怀想,而不依依。
在又一场天青的底片上,视暮色为淡墨小雨。

5

此程如寄,我虚无,饱满,执帛锦而书。
此帛如裂,我笑谈并惆怅地给了你黄梁上的另一番隐约。

且温柔,且悲凉。
且忧伤,用浩荡。

之后收烟做草,化心为流。颌首饮尽,一壁风雷作昔别。
与影结影,剪裁百感交集,未归人可疾驰如未离,亦可不再相遇。

有一句话只有流云懂得:
流水向东方,人在水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