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醋千年 【浅草】

  是三晋大地的黄色筋脉。苍茫辽远的黄土高坡,空旷寂寥的山谷,清冽甘美的山泉,蓂荚草葳蕤茂盛。万千斯年,光阴的魔瓶将蓂荚草幻变成古国玉液,倾洒出千年芬香。


  这祥瑞之草,是否为月宫遗漏的琼枝?是否为神农尝百草中偶得的珍奇?酒醋同源,这时光酿制的液体,是否为上天赐福人间的佳酿?杜杼无意酿醋,是否真为苍苍白发的神仙梦中授意?


  清徐县城一条清冷的小街,却是尧帝建都酿苦酒伊始,是春秋酿醋的作坊。在这条神秘的街道徘徊,绵柔醇香的甜酸味弥漫开来,仿佛周身被浸濡在那若有似无的液体里,每个毛孔都张扩出舒爽的惬意。漫步在这条普通的历史长街,文明古国几千年旺盛的醋文化气息倾泻而来,酸里藏香、香里埋甜、甜中带鲜、鲜意绵绵、绵柔醇美,醇香千年。


  这便是清徐的醋,山西的醋,陈醋。在这窄小的古街徜徉,在时间与光阴里穿梭,细数过历史的脉络,我在寻求与陈醋千年的相逢。穿越古晋人悠长的时空巷道,浑身浸透老陈醋的芬香。


  醋香中含苞着厚实的药味,像晒在太阳底的青草,隐约中牵引着嗅觉。火舌里袅袅卷出的是酸香的醋意,醋意里饱含着对药材浓厚的爱意。药材是山涧盛开的奇葩,陈醋是山涧跳跃的灵泉。这灵泉,滋长着奇葩的妩媚,释放她无尽的激情。这灵泉,遇着火既是火,燃烧升腾,倾其一生与药相溶,遇着药即是药,顷刻间融为一体,化为无形。醋与药的相遇,怜怜相惜,医人无数,千古传奇。

  

  惟水中最晶莹者才能沉淀出酸绵的好醋,惟最清泠的水才能给陈醋甜香的灵魂。当甘冽的泉水经长时间的孕育诞生出醋,是水的惊喜。当醋在水中肆意翻卷出世,醋便是水间最华贵的露珠。深得水的娇宠,这颗琥珀色的露珠,恩泽于水,裹携水的灵气、采撷天地的精华,一路款款而来。温润的个性,神灵气秀的韵味,所到之处,芳醇弥人。


  好水出好醋,酒醋同宗。某刻星光熠熠处,杜康得轩辕星的光华,酒出。冥冥中神仙托梦,杜杼得其父的精髓,醋出。仙人空灵飘逸出酒的姿态,仙娘迷迭沉香出醋的泽彩。往深处饮醋就如饮酒,饮酒过多让人沉沦,饮醋过多却使人迷醉。情伤饮酒,爱深喝醋,微微沉醉处,酡红朵朵入颜时,前者伤心,后者幸福。


  轻叩老陈醋灵动的脉数,思绪沐浴在醋香丝雨里。游走在陈醋浓烈的气息中,我始终走不出对这滴褐色液体的迷恋。历史的烟云明明灭灭,旷古持久的是老陈醋不曾改变的容颜。触摸老陈醋的古典与传说,手中仅握住的是一缕温香,这缕温香从历史的深处用轻盈的姿态飘逸而出,醉了人间。


  情到浓时方为爱,爱至深处醋意生。老陈醋酸而不涩,郁而香甜,剥去它琥珀色的外衣,内里隐藏着一颗至纯之心,一缕溢满爱的芳魂。如斯陈醋,多喝何妨?行文结束时,桌上正好有瓶老陈醋,头昏脑花之际,抿一小口,顿时醋香弥散、意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