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头条推荐】: 时序争倥偬(组诗)/林馥娜

女诗人简介:

  林馥娜,原籍广东揭阳,现籍广州。主要创作诗歌、文艺评论,兼及其他文体。出版有《旷野淘馥》等诗歌、理论、散文集多部。作品发表、入选国内外刊物及选本;高考模拟试卷及“CCTV-10诗散作者及优秀作品”栏目。被评论界称为“70后”女诗人中的佼佼者。

曾获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文学评论奖;广东省大沙田诗歌奖;《人民文学》征文奖等多种奖项。系广东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


时序争倥偬
(组诗)



立春



“春风践约到园林……”

古意里的春迈着娘子的碎步出场


而雪霰浸泡过的南方

似饱读诗书的公子


酷酷的高冷

在一夜之间盛开的花市中玉树临风


花街花影,人面掩映

时间的刻度在暗中游移


只待岁晚人静

回归褪去虚饰的凌晨


而观众只见闻剧中柳眉弯弯的美人

唱腔里咿咿的长音。岂知道


真正的春天,从此刻开始

“稍立花前独沉吟……”




春分-水滴姑娘



水里飞起来的水滴姑娘

贴着玻璃窥视


困于室内的人们

用各种墙互相分隔

规则的万有引力,拽住

身体的水罐


而水罐沁出的蒸汽

就像嫁出的女儿

分去半个潮湿的春天


无论是背离还是华丽转身

都是卓尔不群的叙事


飞吧,水滴姑娘

去往月光下的大海

朝霞里的苍山

去孕育一个个葳蕤的春天


而非一个个长满苔藓的水罐

上面爬满时光的幽暗

与日子的沦陷


那玻璃般的水面

也曾印下一滴水飞升的倒影




小满



罗勒从此刻

嫁接这个灌浆的日子

晴晴雨雨的夏季光合并润泽

剪出的扦插之枝

浮世之上的林下风气

濡染用于浸淫身心的清幽

九层塔上的时光安之若素

当风看云,洁白开花

它进入所爱的身体

如罂粟蘖生的微毒

入侵并漫漶于气息间

闻到它就像闻到爱

此香金不换




立秋



这个秋天从回流的时光开始

江水潋滟,荡漾情绪的高潮

鸟声在体内宛然鸣啭


南方的秋天,总是太短

仿佛漫长岁月的美好部分

轻易被面目模糊地错过


江天印月,在明与暗之间惘然

而我抿着嘴,生怕一张开

便掉出一枚羞红的月亮

通幽的心事被赫然窥见


在季节的转弯处

树叶沉入没有言语的轻颤

秋天的手,携我进入成熟的辽阔


年轮深处的美好,一圈圈

涟漪而来。就此深陷于秋天

陷于深秋的落叶之中。聆听

风过时,身体翻滚的轻微沙沙声




中秋月



是哪一位祖先

把肺腑里的圆满挂上了天

被命名的秋月比任何一枚都明亮

这伟大的象征被每个朝代的人们仰望和期盼


八月的这一天,我们都回家

隐喻的这一晚,我们都合欢

天各一方的人们啊,就请对着月亮思念


可是你要知道

天上的月不是那个人

正如纸上的窸窣,不能代表一个人的颤抖


谁在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这古老而又初乳般的月色下

婉转的歌喉

可会唱干那厚积千年的秋夕白露




四月,钦命的昏庸



四月为药物所喂养

在这被誉为美好,适于做梦的春天

我给病重的自己开了清热、解毒、止咳的处方

西药、中药、食疗

在反复的咳嗽和过敏中

不得不屈从医生的通牒,各种忌口成为不得违抗的圣旨


很多东西均有毒,我早已被告知

比如水、空气、土壤,包括文字与思想

但我还是每天嗜毒如饴,作为自由的一种

让它们在身体里接受消化与扬弃


而此刻,我无从选择

惟有猪是最具安全系数的供给

这种最适于圈养与屠宰的动物

迅速占据了我的口腹,甚至头脑

吃了睡睡了吃,我积极配合全方位的禁锢

并逐渐把这种钦命的昏庸养成天生的习性




岁末



我不把一年的人事

全部在这一天圈点

水有时以岩石的纹路翻滚

冷空气也可以用湿热的方式南下

就让它们搁留在原来的位置

保持原始的情绪

我不再遮掩涌出的泪水

也不回避丛生的忧郁

不讳言快乐的降临

也不羞齿欲望之骤至

放下所有的旧事

接纳将至之新事

让挣扎施然松驰,让纷乱井然沉寂

就像今天的告别,是为了明天的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