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看大陆诗坛

转自《诗评媒》

  佚名 诗评媒
  

  编者按:俗话说,旁观者清。大陆诗坛热热闹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们来看看海峡对岸的诗人怎么说。

  余光中,1928 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余光中的文字有着独特的魅力。他写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写李广,“两千年的风沙吹过去/一个铿锵的名字留下来/他的蹄音敲响大戈壁的寂寂”。有评论认为,余光中的诗兼有中国古典文学与外国现代文学的精神,“比喻奇特,韵律优美,节奏感强”。

  

  余光中对大陆诗坛说:

  大陆诗坛现在有小众化的趋势。北岛、舒婷之后,产生了很多诗派。我知道有些诗人大家很向往,比如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很有名;顾城很不幸,诗写得像童话一样,他的悲剧大家觉得非常遗憾。跟我最熟的是四川的流沙河,可惜最近他去讲庄子和文字学了,不再写诗。现在除了专门的诗歌刊物,不大有地方能发表诗作,读者也不多,应该想办法扩展诗歌的影响力。诗不一定要写得很流行,可是要写得浅出,当然深入浅出是最理想的。
  
  网络还没有出现时,社会上小众的东西还没有现在这么多。那时大陆出现了伤痕文学、朦胧诗等,出了一批人才,北京的《诗刊》发行20万份,成都的《星星诗刊》发行10万份,现在都不可能了。在台湾也是,上世纪80年代,文学书很好卖,诗集也都卖得很好,现在买的人少多了。

  
  诗歌看不大懂这点不能全怪读者,恐怕一半以上要怪诗人自己没写好。没写得深入浅出、雅俗共赏。你的表达力不够、力不从心,写出来的东西人家看不进去。你有乱写的自由,人家就有不看的自由,那活该啊。所以我一方面觉得读者应该耐心好好读,另一方面,诗人也应该好好写,不要老写自己心里想入非非的东西,盼望读者来迁就你。

  

   “诗歌已死”,这个问题不但中国和华人世界如此,英美也有。后工业时代的人们对母语的了解比较差,还有一点就是重实用,所以出了很多科学人才,但也不是科学家,而是科技专家。像乔布斯,他的贡献是科技,而不是科学。所以全世界都有科技进步、语言退步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