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猛仁:济源不是一个传说(外四章)

转自《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


1、济源不是一个传说(外四章)


王猛仁[河南]


寻找你,以无意的姿态行走,在古济水之地,等待,且不动声色。
以无人邀约的方式,独守,在每一个细节里。
时而欢快,时而蹒跚,以太阳升,或落。
一切似已过去。回忆却奇异诡秘。我急于为你写一组诗。
让如水的心为你张开,让绿色的梦,还有红色的裙裾,淌过诗人睡梦中的风景。
九月,总能拣起闪亮的音符,一种美被诵读出了滴滴水珠,一种念想也纷纷飘碎成诗的花瓣。
王屋山,奉仙观,济渎庙,愚公村,一次次凝视,一遍遍默听,在时光的阡陌中,忆你的婉柔,忆你的厚重。
我愿意面壁十年,以诵经的方式读你。从那白云飘过的地方,带着绽开的涟漪,用诗的姿势,翩跹摇曳。
历经沧桑的心,为谁深深地悸动?
诗人都是感性的。沿途的美色不能窒息鸟鸣。
我不敢长久地凝望、回想,更不能轻易地被你挽留,我怕你的那颗泪珠,在我的梦里,不住地晶莹、闪光。
如此新奇,而又如此清醒。
如此简单,而又如此华贵。
在水之湄,让我们演绎那曲古老而又现代的歌谣。


2、沁水河


走进你的世界,时间之翼扑打着满眼秀色,让我的诗之旅程频频闯破落英缤纷的当途,点燃起被夕霞融化的烛光晚宴。
在或浓或淡的记忆中,在济源大道的霓虹灯下,挥一挥潮湿的衣袖划一个写意的符号。
没有默默地站在黄昏的薄暮里,没有风潇潇雨飘飘的季节,唯有诗人膨胀的欲念,和一阵紧似一阵的呼吸,让一只夜鸟立于树枝,为自己唱一曲沁水之歌。
多少年来,浪迹如浮萍追踪天涯之旅;多少年来,记忆之舟多次被搁浅在那片沁人的彼岸,任凭日削,任凭月割。
粗犷或幽静都是一种启示。
我的北方,处处是沾满绿色的句子。
在济源,一不小心,都是沙沙作响的诗的雨滴,都是沉甸甸的深沉的主题。她会敲碎我久远的沉默,她会敲碎我宁静的心之河面。
此刻,若有诗人经过,一定是我思绪里的那叶小舟在轻轻摇曳,骋目澄怀,宁静透明。
于是,著名的词牌名“沁园春”,由此响遍神州大地。
如同一轮轻荡的月,让天空深邃。
淡淡的,轻罩流云来去的路上。
又一点一点的,飘散在我的梦间。


3、济源梦游


站在秋的檐下,你的眼睛,水晶般地灌注着我。
当清清的冷冷的圆月踱出东天的时候,我便想起你旅游名城的雅号。
你的卢仝茶文化,你的荆浩画文化,多像暮秋的圆月,如此丰腴,如此澄亮。
我多想乘上那缕粉红的彩云,去探访心灵深处泛起的微澜,以及冷宫深处的妙洁美神。
多想潇洒地说出胸中的隐秘,随即拿起笔、墨水和着喜悦的泪水一道往宣纸上泼洒,让不尽的诗句倾泻而出。
遥望四周,诗歌的跋涉永无归期,我的前方,总是飞扬着一些美丽的嘱托。
心,期待着一双鹰的翅膀,好夜夜飞向你漂泊着生命的波峰浪谷。
不是所有的咏叹,都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济源的美不可能一下子读完,读懂,读透。
诗和远方一起苍茫。
我翻越了两座大山,王屋和太行,也没走出她的笑靥,她的矜持。
灼痛我如荼青春的,是你满眼的阳光,是丁香的梦。
我愿沉浸在你四季的诗歌里,陪你万水千山走遍……


4、济渎庙与诗人


在遥远的梦的深处,红日远行。
弯月怀抱住寂寞的我,赶赴济源。颤抖着,接过你手中那杯早已斟满的酒盏。
在这静静的午夜,盈盈飘越浪漫的旋律,唯“流水诗韵”,能圆满成一个共同的结。
清风徐吹。悄悄蒙住月亮的眼睛。沉寂,夜的美感波澜般涌来,似乎要吹散诗人心中的空寞,用硕大而迷人的芬芳,簇拥着“天下名都”的历史,映照出窗口潮湿的悸动。
济渎庙内,一片陌生的水城,一个神奇的城,是她朴实的唯一的依据。
为什么千百年来没人来此摆渡,甚至没有水鸟来此替我试一试水的深浅?
然而,你必竟以你千古不变的芳名,以在水一方的歌声,写着一张亘古不变的“四渎”之容颜。
我来了。与你的各种创世神话不期而遇。
我已把你不朽的名字举过头顶,昨天的风景小心地漫过千万条河流,在泪眼濡湿的前途,作一次深情诗意地轻唤,不让你神圣的名字变浅,变淡。
在枕畔,不顾岁月严酷,与风雨抗衡。
让时间,去评说你的贞洁和火热。


5、济源,不是结束语


晨光初照,绿意遍染。
济源与葛道吉,秋天与散文诗,就这样赤裸裸地,挂在我窗外的蓝天。
我静默地咀嚼着诗韵,心,为之狂跳。
悉听。你雄浑般又细柔般地呼唤,和鸟雀一道,迎接着又一个清晨的降临。
原本两个不同的城市,便被注定要作一次心贴心的结合,于翩然间,露出了生命的意志与光辉。
昨天,你的背影已从那一棵树下迁走,残留的,只是你我搡碎了边际的回忆和感动。
今早,还未来得及待到天亮,我便将心满意足地呼声拎起,种在记忆里,企盼某一个秋去春归时再次繁华。
此刻,有一种呓语此起彼伏。
触手可及的画面处处可寻,不如在芳香四溢的星辉里写下壮美的诗行,别再让她捉住我游荡的心。
一个能拨响我心弦的名字,一个能散发着花香的名字,一个一笔一笔排在诗笺上的名字,就这样被雕塑着,被默念着。
那山谷中的月光似乎放慢了脚步。
循着蜿蜒的足迹,踯躅于青翠欲滴的水光山色,一颗孤单的灵魂,终将在黄昏黯淡的风景里,不住地,倾诉惆怅的情怀。


【作者简介】  
王猛仁一笔名甘木,1959年生,河南扶沟人。河南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诗作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莽原》等刊发表。荣获《诗刊》社主办的“伊帕尔汗杯”全国爱情诗大奖赛优秀奖、《诗歌月刊》主办的全国第二届“新神采杯”爱情诗大奖赛特别金奖、《莽原》文学奖等奖项,2007年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称号。著有《养拙堂文存》(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