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平台编辑专栏】什么也不说  /苦李子

女诗人简介:

    苦李子,原名李爱霞,女,祖籍陕西洛南县,现居安康。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康汉滨高中教师。诗歌曾在《诗刊》《诗歌报》《绿风》《延河》《星星》《城市诗人》等诗刊发表。



01

烟火秘语
拂去雾蔼,桃花溪睁开眼睛
小模样慵懒,缠绕
我轻而又轻的命名
天空亮了起来
溪水捧出清浅的爱
一滴一滴在指尖,臂膀舞蹈
舞步细碎而庞大
乌云低垂的日子,它像秘语
宝石般爬满我的岁月
你就悬在那。我的旧纸笔,
我的秋风,也悬在那
苇草一再俯下身去
回忆蓝天,白云,星星和丝绸
陈年的时光湿润,柔软
我们手心里紧握爱情
像嶙峋的石头一路摔打,坑坑洼洼
拂去黄昏的尘埃,拂去两只摇晃的蝴蝶
天黑了下来,我们躲避着一闪而过的流萤
田野和村庄很快低过我们
烟花的场景 ,炫目短暂
桃花溪带来流水的衣裳
我齿轮样的羽翼一圈圈围拢
承载流逝的光影,
一朵蒲公英命名了我
我简单微弱的名字
等待此时做风的姐妹,身披烟花流水去远方
它惊世的炫目,短暂的美丽
我一生一世都放在圆心
那些虚构的情节,人物和场景
注定流落人间,成为远方平静的初冬

02

什么也不说
雪花踩过岁月的唇
轻盈,拂过心头
什么也不说
啜一杯美酒,抿着舌
细细品咂,什么也不说
仿若这盆炉火,无论
悲伤,欢乐还是苍茫
什么也不说
顶多在断电时静卧等待
什么也不说,这有多好
和茶一起坐着
和黑夜一起坐着
和炉火一起坐着
和冬天一起坐着
听听女儿香甜的呓语
看风把窗外的卷帘吹得摇来晃去
想想远方的兄弟姐妹
想想父母头上越积越多的白发
想想那么多渐行渐远的脚步
安然地,什么也不说
这有多好

03

借我一段少年狂
虚构一个主人公,虚构
一个故事 ,虚构一个情节
故事里马蹄声声,你
纯蓝的披风起起伏伏
像一面猎猎的旗帜
彼时,我着红装浅浅笑
一曲“相见欢”琶音悠悠
二曲“别亦难”无语凝咽
疆域辽阔,有溪水奔流如瀑
天高云淡, 有雁阵南来北往
大片大片的蓝绝尘远去
……
亲爱,我把心放在山岗
挂在那棵桃花树上
要它灼灼其华
春夏秋冬,红黄青紫
它的纹理越来越清晰
可是,没有蓝啊
它从来不曾鲜艳,亲爱
你看,我又忘记你的忠告
失眠,写诗,写诗失眠……
我不过想在诗中借来一段少年狂
从此抛却蜻蜓,草芥,雾气,尘埃
和漫长的岁月,陪你仗剑天涯
地老天荒


04

荷不语
曦光刚刚露脸,金灿灿的光缕
洒落水面,一艘船拨开荷丛
向光缕驶去,桨橹声声
帆影颠簸
辽阔的水域芦丛招摇
波涛暗涌
……
荷不语,
叶片该绿就绿,该枯就枯
骨朵该打苞就打苞
该开放就开放
荷知道
转过一道道河弯后
那个人定会回来
他转身的姿势
仿若婴儿般稚嫩与纯净

05

风不语
风如昨天一样掠过窗棂,清晨
幸福仍在安睡,鼾声细微
一切的景象自然熨贴
整个早晨,我都在构思一首诗
收拢叹息,沉默,苍黄,抑或
年少的激昂与轻狂
偶尔有鸟鸣三两声穿越江面
溅起涟漪
风,从什么地方吹来?
风不语
青草和腐叶的气息同时袭来
你,从什么地方跑来?
我不语
伸展双臂,风依然轻轻
吹过我的手心,依然轻轻荡向
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