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头条推荐:外婆的呼唤  /青梅

女诗人简介:

   青梅,甘肃人,现居广州。Linda说说(拾穗者)执行编辑




 外婆的呼唤


多少次梦里,在

外婆家门前的小路上

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跑

灌满了枣树滩呼呼的风声


外婆的呼唤,总是

伴着黄昏暖炕的烟火升起

高一声,低一声

紧一阵,缓一阵


颤巍巍从前村跟到后村

喊亮了星星

喊白了月亮

牵着我跑过,瓦窑前黑黢黢的小路

穿过枣树林,上气不接下气跨进家门



 那时候


外婆用绣花针,几缕手工染色的蚕丝

一针疏、一针密

油灯下,就绣出了

十里八乡新人掀开盖头的惊艳

再用红棉线

一针长、一针短

一对新被子、两件新棉袄

就成了一辈子的暖



 探望


熟悉的人都说,您

一定外出了,不会

静静地躺在这里


一年四季,草

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给您看家护院的芦蒿,总把腰杆挺了又挺


父亲,我还是忍不住

把从前与您拉过的家常,絮絮叨叨

讲给坟头跳来跳去的鸟雀

我想,等您回来

它们一定,会唱给您听



 风干的疼痛


岁月是一条漫不经心的河

就像我儿时看到,爸爸掉在

爷爷花圈上的眼泪

已经,永远风干在尘埃中

没有了疼痛



 父亲


父亲生前爱种树和花草

在那个年代,这是一种奢侈

他把房前屋后,通通变成了植物园


等他走了,我站在树下

发现每一片叶子和花朵

都有他的笑意

而每一个成熟的果子,都是他

捂了很久,捂热的叮咛


 山居


后山疯长的野草

山顶直抵云朵的乔木

隐在树丛叽叽喳喳的鸟叫

从不歇息熟悉又陌生的虫鸣

它们,都是我推窗可见熟悉的邻居


我喜欢它们

唤醒耳朵留心去分辨

今天主唱的那只蛐蛐

是不是昨天刚来的那只

咕咕呱呱又哞哞的牛蛙

总是抢风头霸道地汇报雨情


我更喜欢它们各自安好

你看,岁月太瘦

不经意放走的寻常日子

今日刚要抓来放声歌唱

却发现,正从指缝偷偷溜走



 晚归


太阳正一寸一寸褪去余温

慢慢隐身于起起伏伏的候家山

忙碌热闹了一整天的村落

仿佛一瞬间归于平静


间或几声牛羊归圈的叫唤声

夹杂零零星星迎接主人亲昵的犬吠

声音渐渐低下去,夜色就一下子淹没了整个村庄

只有百草滩的虫鸣在沉寂里格外嘹亮


爸爸妈妈还没回家

他们和这个村庄一样勤快

我和弟弟相互依偎着

蹲在屋前的杏子树下

耳朵可以听遍整个村子

和院子里每一个角落的风吹草动


门口一声隐约的咳嗽

然后是妈妈和爸爸的说话声

接着咯吱一声推开大门

爸爸喊一声我的小名

一下就叫醒了我的瞌睡和胆子



 磁器口


倾斜的石板路,狭长的老井巷

等在来路的石子,吆喝着的长袍短褂

八月的蝉鸣,一声念白

脚伕的轿子便晃悠悠


转运楼上,三五声川味十足的唱腔

一定,会恰当地从老戏园子迎出来

十里长亭刚刚送别梁兄

窦娥的六月雪便铺天盖地

若不为舞剑的虞姬

定要为船头借伞的白娘子

千年后补上喝彩


平稳的八仙桌,旋转的小戏台

一壶老茶,要小杯满饮

皮筋滚灯的俏皮后

猛一个川剧变脸,全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