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专栏】头条推荐:风荷‖鹤壁:断想九章

风荷:原名何桂英。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列入“首批浙江省青年作家人才库”。出版《临水照花》《城里的月光》《恣意》等诗文集,诗歌发表于《青年作家》《星星》《文学港》《绿风》等各级各类刊物,并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选》《中国散文诗年选》等选本。近年学写散文诗,投稿并参加一些诗赛。2015年在“人祖山”国际散文诗大赛和“诗兴开封”国际诗歌大赛中获优秀奖。在中国·星星“月河月老杯”(两岸三地)爱情散文诗大赛中获金奖。


第二届'中国诗河.鹤壁"全国诗歌大赛获奖散文诗作品联展(一)

鹤壁:断想九章

一抹晨曦,众鸟齐鸣。起自一个中原的渡口,起自诗经。
河水正把自己寄往远方,在梦里。
一句浩荡的诗来到我的心间,你翩翩如白马的身影,也抵达了我梨花杏雨的江南。
春水煮茶,能饮一杯无?
我多想跟你,一条叫“淇水”的河谈一次恋爱。我倾慕你的干净,世间唯“干净”两字让我憧憬。
从心底流淌出来的丝帛般的情意,舞动着晨光。
我想,获取你身上的一段清辉。
我要,卸下我身体里的泥沙和忧伤。让唇上的花瓣向你靠近。让灵魂绽放出香气,去迎接你。
邀你,在线装的大地上散步。足音轻落如水墨,在一张时光的宣上,浓淡相宜。
多么美妙,与一条河在舞蹈。
我旷久的期盼,如水的思念,有了回响。拥抱你,倾听你。任身上也长出绿色的小波纹,任阳光的金线轻轻萦绕。
我奉上江南的柳暗花明,和新谱的词曲。
在河之洲,爱如莲绽放。


指尖流沙,往事如潮。一道闪电,切割河水。
恍惚中,有种声音从远古洪荒奔来,沉重低回。有个孤影从岁月深处侧身而出,形单影只。
冷寂,失意,惶恐,睡不着的夜晚。
一面粗糙的镜子,照着芸芸众生。
一棵蔓草,一株芦苇,一声关雎,一道鹤影……
世间万物,经历了几万年几亿年的巨变啊。
才有春风掀开了中原的一角。才有辽阔的绿意代替了一望无际的苍茫。才有新生的力量诞生于孤独和死亡之上。
天空捧出蔚蓝,大地捧出春暖。溪流汇聚慢慢代替干涸,清澈和湿润慢慢代替汹涌和莽撞。
乡民们叩石,垦壤;围堤,养鱼……
将一则则古训,写在鹤的翅上。而后——
提及花,花就开了。
提及河,柳絮在两岸纷飞。
提及南来北往,有对美与光渴望之人。
……沧海桑田。而今白墙黑瓦,淡月轩窗,苍凉已过隙。


山光水影,胜过桃源。
现在迤逦而来的,是鹤壁的一条诗史时空长廊。
翰墨飘香。苏醒了,诗书、绘画、雕刻。鲜活了,诗泉里涌出来的一个个英名。
天地玄黄,万物如神祇。一时间,众多的豪杰们跨过淇水而来,笑傲江湖的故事一茬一茬。
大禹,周文王,汉武帝,曹操……侠骨铮铮,哪一个不是伟丈夫。花木兰,许穆夫人……巾帼不让须眉,笑声至今回荡在水面。
傲气,铁骨,须髯,明眸。千百遍吟哦过的诗经,就泊在淇水边。或柔情,或铿锵,诗情铸就了一条河的魂魄。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浸染过淇水的修竹,一根似一个才子,两根如一对佳人,三根捧出一片赤诚之心。
虚心,有节,像谦谦君子们坐拥笑谈。
一条诗河在我的怀想中,养育着千军万马。一声声嘶鸣,冲破历史宏阔的胸腔。那奔腾的河水,越流,越激越,越流,越亮堂。
我转动着先人诗句的魔方,任前世的蝴蝶,在打开的书页中翩飞成传奇。
初读,目光噙满惊喜。
再读,身子幻化成清风,穿行在一片清朗之中。
体内的浊气早已被一点一点逼出。
浩荡的诗句,满满一身。


画舫桨声,舟车泊岸。
波光里有雷鸣和闪电,有日影和月辉。
从淇水边走来,从诗苑里走来。我头顶着蓝天和其间闪烁的钻石,脚步声如心跳。
此刻,我走在云梦山,宛如走在时光的甬道里。心念:唯有超然,可以成全自己,也可以成全整个人生。
吐纳花香,弹指云雾。云梦山,我愿摘下一朵云喂养自己。
宠辱不惊,去留随意。云梦山,我愿心怀“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之静好。除却“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之悲慨。
一方山水,十万沃土。读不尽的风华正茂,就任由清风明月烟岚去读。
我努力让自己深入一朵云的骨骼和肌理,不提及人间沧桑,不辜负春天的一场场花事。
让自己像一座山,走进碧波。
魏晋的风,汉唐的月。
此处,君子当随流赋形,澹泊明性。
不厌世,不虚无。
不同流合污。


铠甲辚辚,战鼓萧萧,沙场秋点兵。曾经的乱世被轻轻抹去。
草木盛世,神明在天,恩泽淇水两岸。
像是遇到了最好的自己。
叮当摇佩,乌髻红唇。我悠悠而来的身影不停地深入淇水,深入鹤壁的梦境。
鱼儿的呼吸里有我,竹林的月色里有我,石壁的诗情画意里有我。
杂树生花,草长莺飞。
此刻,我在鹤壁的现世静好里。
感恩一条河水用心酿出的甘冽和清澈。感恩水草、月亮和诗歌的陪伴。
远离灰尘、雾霾,从指缝间流泻出的只有草木花香。
万物干净得敦厚,剔透。
我驻足,观瞻。在白蛇洞,白龙潭,白龙庙……
一眼就看见樱花烂漫的脸。
一眼就看见一条河诗意回环的部分。
一眼就看见这人间的旷世之美。


羽毛轻摇,指点江山。
仙鹤驾我飞翔,用它洁白的翅膀,在梦里。
在淇水,在鹤壁。
我幻化成另一只鹤。在青青的竹林中间,在婉约的流水上空。我内心澄明,每一个舞姿都放牧着卫风的境界。
旭日东升,新鲜的风在唇边。一声清亮的鸟鸣,又一次牵引出一条河和它两岸的勃勃生机。
一条河,在我的身体里流动,诗意,灵动。
一道峰,在我的身体里矗立,挺拔,精神。
我与鹤,一起悦读中原大地的阳光,雨水,晨露,晚霞。
辽阔的岑寂或静美。
用花香把古老的颂词擦拭一遍。让每一滴河水都保持一颗初心,驾长车,绕过命运的险滩。
然后颔首,默诵。相信万物自有低垂之美。
从不修改自己的流程。


月色流年,波澜不惊。
有时总是冥想,何为佛?
成佛,又要修炼多么时光,才能戒除贪欲,嗔恨,愚痴……
惊鹊别枝,鸣蝉半夜,只留下鹤壁的清风明月。
把一身红尘清洗,只留下疏朗的星星和雨点。看仙鹤飞来,把洁白的身姿栖于石壁之上。
庄周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佛是人间的佛,是鹤壁的佛,是大伾山的佛。亦是月光,是瑞雪,是荻花,流泻的一地纯洁白银。
大风过境,伤痛的你,无言。电闪雷鸣,挺立的你,微笑。天地空旷,中原寥廓。佛,你安然于一滴朝露的悲悯里,起伏于山水,成和善于胸间。
我在大伾山下,仰头看你,鬼祟的小心思被你的目光抹去。
大伾山,当我走进,佛意已葱茏成春天。你是偏方,除却民间百疾。
你是觉者,智者。我在你的吉光片羽里。斋素,抄经,低眉,合掌。
放下体内的刀枪和乱箭。


梵音绕梁,暗香浮动。
云的梦想栖于山巅,鹤的舞姿映于河水,我被淇水边的歌声召唤,再一次来到鹤壁。
葛藤伏于山谷,合欢孕育芬芳,大叶女贞吐出新芽。草木嘉禾,一派安详。山水正打开它丰美的翅膀。
繁衍,生息。鸡犬相闻。风赶着风,路口牵着路口。长天共流水一色,炊烟在屋顶信步游走。
鹤壁,鹤壁。
我不停地练写这个名词,宛如爱人,胸中奔腾着旷古的火,持久的烈焰。
鹤壁,唯有你让我一次次发热升温,一次次来到淇水边,采一把苇花,采一叠鸟鸣,把幸福荡漾得又深,又远。
源远流长的水,供出血脉的秘密,俨然我也是主人。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找晨露,晒月光,播种红豆。
也习武,在三更,向鬼谷子致敬。
不轻言生死和悲伤。


上善若水,风和日丽。
淇水,用清辉的嗓音代替我中年的喑哑。用温婉和润泽代替我中年的松弛和迟缓。养身,养心,我不断修行。
愿是一滴安谧的水或一颗沙粒,在鹤壁。
今生,我愿从蜿蜒的小径进入。
破晓,向春风与秋雨联袂献出的果实致敬。黄昏,向一棵蒹葭,一株修竹看齐,沐浴在万年的星光和亘古的诗意里。
季节打开了春天的锁眼,午夜深处的灯盏不断送来福音书。那卷帘东风的醉,一定是你给我的馈赠。那噼里啪啦唱和的炮竹之声,与幸福紧紧比邻。
鹤鸣响亮,游鱼欢快。我相信我已深深地爱上你。
我视你为故国,亲人。在你繁华的内部生火做饭,研墨习字,在你的寺钟和笛声里悠然信步。
闲暇时,在纸上,给每个渡口都绣上鸟鸣。
尘世美好,我唯有虔诚地感恩。鹤壁,淇水,许我驾一叶扁舟,从水袖里取出更新的诗章,再唱一曲人间和弦。
晨曦,正照耀着你最真最美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