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漫笔 | 王猛仁

转自《我们》


哈密漫笔(散文诗组章)
   文/王猛仁


1、伊吾的力量


千里戈壁,孤独的援疆者,一滴泪,一身汗,从大漠中浮上来,在身后的烈阳下集结,风干,敷在大地发烧的额。
信守,染亮黝黑的眸白,蜷伏了一生的梦想与力量,破茧而出,灼热空旷贫瘠的荒漠。
在白天,或者黑夜里燃烧,勇敢地鼓动起耀眼的征帆。
前方,是人们寻求绿色的方向。
他们像一匹匹脱僵的马,奔驰在无声的大地上,以一种独特的目光,注视着前方。风中,姿容飘逸;雨中,身影潇洒。
他们种下绿色的树苗,织就浓荫层层;他们种下洁白的瓜籽,香甜整个世界。令人仰止的丰碑,镌刻下他们的不朽。
一双双粗劲的双手,高举理想的火炬,像战场的勇士,深信坚执的信念,义无反顾地向前,向前。
而无边的戈壁滩在坚定的信念里渐渐消弭,成为果园、粮仓、绿洲和羊群。
在浑身汗滴的旅途中,他们一路逶迤行进,在一批又一批的西行队伍中战胜苦难,战胜孤独。
一个人,犹如一个盛开不败的民族,在伊吾,却拥有无可比拟的力量。


2、援疆之歌


夕阳隐去。马蹄声隐去。
扔下黄昏寂寞如水的苍凉,古驿道,像停止了搏斗的血管,昏然欲睡。
西部,是一盏不灭的灯。
黄昏里,抚慰着我疲惫的眼睛。
茫茫戈壁,在缈缈雾罩里,幻化成一粒红豆,晶亮晶亮,浑圆浑圆。
似阔大的天地间,醒着的一颗心。
不让纤霡,濡湿柔柔潺潺的心事。
我们,要把日月烧得通红通红,要在这里,挺拔起人生的高度。
愿将三年的短暂时光当火燃烧,愿把空旷荒凉的黑埋入尘埃,只留爱的回声,给远方。
思念与奉献,同时昂扬起来。
生命中的硬度,在于行走的方向与重量,与说辞无关,与传说无关。
托起生命中所有的凝重,脊背躬成天山南北的形象,用对伊吾和人民的爱,标出人生的层次与辽远。
这支队伍气吞山河,每个节拍皆能开山、掘矿、铺路,点燃一把熊熊的烈火,熔化冬天里的冰雪。
自然中走出一种真理:援疆人的存在,系着民族的团结、百姓的安静与幸福。
在大漠腹地,人生就是一场奋斗。任日曝,风袭,雪压。
为了不让梦中的理想落空,让有限的生命载着延绵不绝的梦想,在天地间自由地飘荡,带着中原周口人的心声,随着汩汩而来的天山雪水,悄悄漫过心灵的河床。


3、戈壁深处


戈壁。大漠。浩瀚的凉。
没有人,可以撼动越积越重的行囊。
白日与黑夜,干燥与冷酷,你不在乎,仅留下一轮孤独的月,一坛陈酿,画着颤抖的圆。
当满眼的黑变成不再沉默的白炽,当朽铁的长矛变成蘑菇的腾云,我,在听远古月氏人的沉吟。
已有许多时日。
自从,西域人种迁徒哈密,古回鹘先民的遗风蔓延着,以风,以昼夜的速度,汇聚在这里。
嵌入灵魂的传奇,是你精彩的浓缩,是私守大地的浴血残阳。
当满地的相思变成绿色的巨浪,当黑色的戈壁变成疾驰的履痕,我,在地球上划一个记号,让四周涂上一些色彩。
一晃如同千年,看不清天空的方向。
时间,播撒着沧桑,变,是永恒的拷问与遗忘。
我滴一滴血,在烈焰下,看它渗进沙粒。
这里,是我们人格标立,灵魂生根的地方。
苍翠中,一队队雁阵,雄壮般闪烁而过。


4、一棵杨树一首诗


画面壮阔。识趣的晨光,彳亍在芬芳枝头,绵绵不绝。
是黄金般轻笼的无般迷蒙,令人无法拭去时光的微笑与震撼。
飞扬的色彩,奇特的生命,永恒的光芒,庄严的承诺,交织着亘古不变的柔韧与寂寥。
浮动影的模糊,融入其中,摇曳圣洁的美丽。
千年不死,不倒,不朽。不知凭借怎样的力量,演绎一场生命的辉煌。
肩荷九千年的寂寞与苦守,面对六千多万年前的凄苦与悲哀,没有骄傲地炫耀神勇,没有低沉与退缩,抛一天之壮美,让每一个人潇洒地从你身边走过。
我斗胆认为它就是一种神奇,在我们各自的灵魂里,浓缩,驻扎,辉映。
尽管眼中不再闪动灿漫的红绿与青翠,但它总喜欢用褐色的荒原显示一种庄重,在岁月的琴弦上,奏响生命的壮歌。
冷落中积蓄快乐,孤寒中不染污浊。
伊吾,就是一棵棵胡杨,纤纤独行,穿越荆棘、峭壁与荒漠,熔在心灵的深处,永不止息。


5、子夜撞落的风声


走进你浅红色的黄昏,足音悬挂在山脚下椭圆形的石壁时,成排的绿化树用镂空的情丝,在玉化的台阶上,展开诗歌般的想象。
黑暗消失。旋落的叹息消失。
寂静使山谷拉开花朵似的布幔,心的波涛顿时腾起期待的峰峦,似乎谁也不存在,黑夜俨然一位君王,以审视者的面目莅临人间。
相遇不再是擦肩而过。
回忆是永不褪色的鸿篇巨制。
此刻,只因银河太亮,我看不清沙石中行走的骆驼,心之呓语,颤抖中,急匆匆驶向目光之轨。
继而,把纯真与灵感,漆成寥落的戈壁,留下俯拾皆定的古迹和不绝于耳的传奇。
等待,已被西部的风声签署,唯有鹰的意志可带你飞越万里荒原。
报晓的钟声,再度敲响黎明的光环,千年不枯的胡杨林,已被霞光渐渐刺痛。
独自面对漠风的日子,不啸叫不吟唱不诉说。
那道时红时蓝的先民遗风,穿过厚厚的岁月,不分昼夜地吹来。
遥遥幻化着你的种种形象。


6、雄浑的土地


金色的苍茫,洁白的羽翼,流着美好和蜜汁的土地。
烈火般的阳光涌满天南地北,平阔而博大。
终年不化的圣雪,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折射出哈密人的坚贞不渝。
牧羊女的歌声,策马驰骋时的吆喝,屯垦戎边人的军号嘹亮,挥洒着情蕴,挥洒着活力,挥洒着力量。
如同万骏奔腾,带起一片黄沙,驼着日月星辰,飘荡在壮丽山河间。
一切只待尘埃落定。
楼宇,湖泊,湿地,绿洲,雪原。
马鞭,牛群,羊奶,瓜果,蓝天。
一组组生动的词汇,上演着一幕幕岁月风光。
哈密有些抒情和散淡,哈密的月光是湿润的。
时间从崖壁上走过,风雪从干旱大地上点染一个个绿色岛屿,绵延飞鸟的羽声。
你天天舒开的臂膀,迎接着不同民族的儿女,和平相处,生生不息。
从洪荒年代一直走到今天。
驼铃阵阵。
像绿茸茸的青草,湿润了我的耳朵和心脏。


王猛仁简介:

王猛仁 笔名甘木,1959年生,河南省扶沟县人。河南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口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诗作先后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莽原》、《诗潮》、《诗歌月刊》等专业期刊发表;全国多处碑林和名胜旅游纪念地有书法作品勒石,在海内外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应邀出访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等2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艺术交流。新诗荣获《诗刊》社主办的“伊帕尔汗杯”全国爱情诗大奖赛优秀奖,《诗歌月刊》主办的全国第二届“新神采杯”爱情诗大奖赛特别金奖。2007年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称号,2011年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2012年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第23回中日书法家自作书展”。散文诗获2013年度、2015年度《莽原》文学奖,2013、2014《诗歌月刊》年度散文诗奖,连续四届获周口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周口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著有《养拙堂文存》(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