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子千家诗】  小景的诗

女诗人简介:

小景,吉林长春人,刊发文字散见《诗选刊》《绿风》《草地》《解放军文艺》《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

一开始就是一辈子

逐渐加重的想念,是一棵树

在丰沛的阳光里张叶、舒枝,偶尔开花

一场如烟的往事,落下来,窗前的小路变绿了

你说,远方的岸边,水草蔓生

风声细碎,一些事正在缓缓发生

一开始就是一辈子

这样的日子里适合懒散,发呆

我们默默不语地并肩坐着,看炊烟散去

听月亮打鼾,星星呢喃

累了,就相拥而眠

像柔风里的两枚晨露滚在一起,那么晶莹,那么好

你,来过吗

不是所有的蛩音都可以呈堂证供

你来过

不是所有的都可以

整整一个黄昏,你都坐在树下,数虫子的鸣叫

一粒一粒落下来,又被草叶弹向空中

长出成片的风声

暮色四合,寂静变得一望无际

你,来过吗

盛开的花朵

你说,花儿开得真旺

一小朵小朵,黄灿灿

枝头长满金子似的,叫什么名

你一问,我就愣住了

它的名字分明就藏在哪里

咋就找不到了

你笑了,你能记得很多花名

甚至那些满山坡的小野花

蝴蝶兰,剪秋罗,夜来香,芍药,打碗碗花儿……

你说,每朵花都该有名字,和人类一样

可我,偏不

一个人,来了,走了,有名字,是这样

没名字,也是这样

一朵花开就开了,落就落了

我们都是尘世上不需要名字的孩子

花香与忧伤

那些开过墙头的花儿,一定听见了

风的足音,袭人的花香弥漫了一整条街

就像走在路上的你,忽然听见一个逝去的亲人的心跳

那一刻的忧伤,仿佛被一粒飞速而来的子弹

射中,碎片落了一地

收藏

初升的太阳仿佛是一只在海里醒来的巨兽

浑身潮湿着,走出夜的海洋

它照亮了窗外的一切,垃圾桶旁的一棵树

摇摆着枝条

仍在昨夜的海底沉睡,曾经豢养的叶子都变成了鱼

成群游走了

树,孤独地站在海水退去的光明里

多像一幅被谁遗弃的画,忽然被阳光收藏了

一起收藏的,还有垃圾桶,以及

整个人间

清晨的路

我站在远处,看见

麻雀飞过一片倒伏的草,和盛开过的花丛

它鸣叫着,如同一道灰色的闪电

把黎明劈开了一条缝儿

而我沿着缝隙找到了一条,通往人间的路

从未见过的河流

这是一条河流,从尘世的另一处

奔腾而来

路过街市,人群,山脉,森林……一切事物

都,随着它的流动

发出不同的声音

我们只能听见,却从未见过

那是活着的声音,有金属的硬度和光泽

在流淌中散发出

阳光一般,灼热的气息

当它路过我的房间时,忽然变得柔软,而轻盈

隔着厚重的楼体,一种生命的喧嚣

越来越遥远

餐桌,水杯,沙发靠垫,和窗台上的书籍

影印在河流上,无比温顺

我清晰地看到它们在缓慢衰老

仿佛

相识了一段故事,不知道起因,也猜不到结果

而一切发生着

河流不停地流着

我们听着,却从未见过

雪融草

你随意开好了,不要顾及冷杉的尴尬,和松林的

难堪。这里的海拔,只是一种思念的高度,荒芜已久

急需花香点染这片江山

瞧,山坳里吹来的风正为你清扫一条花开的路

鸟儿衔来阳光的暖,云来云去,都是在好意打招呼

如果溪水来照拂,也请你不必羞涩,尽管开吧

这座高原,有着苍鹰飞不过的孤独,有着钟声

敲不碎的旷世情感,有着亘古的寂静。你开是奇缘

落是般若。一丛丛,一簇簇,都是自然

你就,随意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