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扣儿的散文诗:《古曲聆听系列》

选自《王的花园》

散文诗选粹:霜扣儿的散文诗


一块玉 ——听古筝曲《禅院钟声》

1

渐消了尘风,渐凉了膝盖。
我从居所带着遗忘来。
一曰黄墙成城,二曰单木成林,三曰我处处可见青山流水之影。
那是什么样的风?吹一口,远峰如桥,视渊如盅。接一手,身落清静,口语泠泠。
那是什么样的吟唱?听一阵,枯树出藤,归鸟飞来,鸣啾啾,好似他乡尽清秋。
那是什么样的几条小径?草探腰身,生弥意气,匆匆,丛丛,披了命理,仿照了万物。
我若归来,必不再离开。
我已归来,你进我怀。

2

终见了一条涧水,穿肠无痛。
终见了几处闲花,开得正浓,但无香无蝶无关注。
终见了半坡淡紫,接洽了晚霞无其数。
终说出了:苦啊。
一苦已多苦。
香根无数。
匍匐。
一步步,低沉弯眉,喊一声:魂灵宗祖!!
青砖地一大片,任我掂量着唇语——多少杨花晓月划痕过,不敢说出!
多少你你我我是是非非,扯着来路。
一声钟响,压住!
多少三江五河混浊,逃了今年肺腑!
再叩。
一紧咽喉,仿如莲花炉内煮!

3

千千如一。
一阵木鱼。
响响如击。
一阵木鱼。
只诉不泣。
此岸彼岸何异?执着心起。
此岸彼岸无异。执着心去。
一阵木鱼。
空空,色里空空。空里色色。空空色色。一空一色,一泥一我。

一泥一阶台,由我立地。
一屋如厦,一室旷世。一门如关如闭,一人似谜无谜。
此后此处,若此处,皆为家堂,且行且记且得且弃。
此后此处,若别处,皆为乡庙,且载且爱且行且礼。
大成如若。
肉,在佛脚低。
骨,从佛脚起。
遍地沙石。
遍地舍利。


沧海一声笑 ——听古筝曲《沧海一声笑》


1

气如长虹,一垄也是一城。
我挺身,就高过了红尘阵营。
我的旗帜可是绸衣,可是绵软之字,可是东山一场雪白,可是西风一声低吟。
——我在,我正在来,我拾尽来时的风云,青蓝的星光贴满我的脸。
我柔弱,仍可手提含糖之果,步步来袭,进入明月清风境地。
我欲伸进明黄的黎明,在精神的枝角上栖身,我以羞红之色,挑下霜露的苍白,我欲咽下脱胎换骨的疼,以身试血,喻示一种性灵纵生,富贵花开,生命重来。


2

别说,我的泪水已浸掉了太多的疆土。我仍可在蹒跚的边缘种下一株来年的青草,那诗化的涅槃谁说不是心气的跨马扬刀?在另一个苦难抬头之际,收回一个新春的怀抱。 日日夜夜随我而生,日日夜夜任我而生。 一念转身,回应苍穹。 在高山,在草原,在滩头,在一只蛾子的翅膀上,任意穿林之风,动 水之波,都是我的呐喊。
我喊住你——落月的阴黑,云起的惊悸,凋花的坟场,瓷碎的血光。 我以彻骨之凉,解世间伤骨之烫。 我的韧性来自远古的光芒,那么久长。 我难道还不是你吗? ——美人的金凤,英雄的沧浪!

3

房漏了何妨?雪旧了何妨? 大道仍在,推一推鸦啼,就见到了新日。新日的日期刻我的名字,新 日一升起来,我的另一颗心就存在。 我存在,我是风雷电,我是爱。

4

但将眉头展开,看一看天外。 莲朵如云,沙石不埋。 借一把清水,给面容一件新衣,纵横悲喜,相约有期。 停何停?辉至,花开,妙曲拈指而来。 站何站,月现,船行,滔滔如甜。 迎一个大风,好一个世道乖乖!



作者简介:

霜扣儿,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关东诗人》副主编。 作品见于《诗刊》《中国诗人》《星星》《散文诗》《中国诗歌》 《中国当代诗歌精品大全》有诗入选多种年选。

爱斐儿简评:

  也许再没有什么艺术形式,比在琴声和诗句中能更好地埋藏故事了。霜扣在不同的琴曲中,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顷刻间踏遍了尘世。那文字也就随着轮指、泛音、轻弦疾奏,让疏狂空灵的韵味与散文诗合为一体,并带给我们神思缥缈之刻,但觉心神跟随诗情曲意在一个人的古往今来穿越了一回,历经无尽的拷问,无尽的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