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祷辞(组诗)【葛筱强】

(葛筱强近照)


《晨祷之一》

把麻雀的叫声都放进柳篮吧

那落在鹅绒藤上的光线

也需要生活的和解,才能够

把一生的草稿再一次修订和完成

我用梳理南风的手,梳理了日出与想象

也梳理了精确的词语,和绝望的悲伤

它们,也曾拥有巨大的宁静,和牵牛花的沉默

“前路白云外,四面芙蓉开”

此时,漆黑的夜晚过去了

我又一次建造了时间的灯塔

也又一次获得了最初的白昼

与河岸之野的垂青


《晨祷之二》

主啊,从平原出发

我寄了那么多的微风给你

但你至今仍未收到

夹竹桃依然盛开,小叶女贞

已经结出果实的消息

也未收到雨后的麻雀

黄昏时分的鸽子用翅膀拍打的月光

你知道平原辽阔,但心是孤独的小岛

我站在紫玉簪被围困的语言里

等待着黑夜消亡,和星星散场时的弧线

它们倾斜的夹角是你的,也是众神的

“当轩对樽酒,山青卷白云。”

在被磨损的天空下

蜀葵的生活刚刚开始

而虞美人的生活即将结束


《晨祷之三》

给我金雀花那样蓝的天空吧

也给我草原那样大的白昼吧

主啊,如果您愿意,请让我在天黑之前

能够遇到温顺的羊群

湖泊一样在风中晃动

遇到眨眼睛的芣苢,安静的鹊巢

遇到小雨后蒹葭上的蟋蟀

待采的白蘋;遇到鹿鸣棠棣

鸱鸮破斧,遇到素冠的杜若

鸿雁唇间的谷风,它们交叠在一起

就是这个夏天的合金,足以让我

“裸露灵魂,并获得了灵魂。”

足以让我在辽阔的旷野中

反抗失败的尘世,樱桃的坠落

和三叶草上跳荡的孤独


《晨祷之四》

那带斑点的乌云又来了
主啊,我要倾诉多久
才能够把自己的潮湿与阴暗
全部摊开。我想把他们
摊在平原上的大风里
或者,摊在铁线莲织成的图像中
那么多无名的事物
正忙于命名,忙于把质疑
强加于这个早晨
而在寂静的天空之上
悲伤也是荒凉的
我交给了他以信仰,以过错
并不比他人更少,只是
那构成灵魂的,尚未成型
而解除肉体的,正被忽略



《晨祷之五》

最初的雨水,也是最后的雨水
主啊,平原上,金雀花和野百合
又一次开始喧哗的时辰,也是
一座新鲜的湖水仰望日光的时辰
就在昨夜,我把黑暗
埋在一棵青草下面,也就是说
我把自己的灵魂和全部的爱
埋在了又一次能够生长的地方
现在,一个人留下来
就是一场死亡再次被摧毁
现在,一个人走向远方
就是他浑浊的肉身又一次得到清洁
现在,他面对自己再也没有敌意
现在,他面对空旷的早晨
手提着一盏灯


《晨祷之六》

这个早晨,南风又要搬家了

主啊,他又要像昨夜的灯火

把自己的家从草丛里搬出来

同时也把自己的心,自己的血肉

从草丛里搬出来。

他要在日出和湖水的注视下

把一生的深情也搬出来

把它们全部搬到岸上

甚至搬到远方巨大的石头里

仿佛要把所有闪耀夏天光芒的秘密

全部搬到没有仇恨的地方

这个早晨,雨停了,风又要搬家了

仿佛他一出生就是为了落地,或为了出走

这个早晨,黑夜消失了,黑夜,不过是

平原上一把轻的不能再轻的灰尘


【作者简介】葛筱强,原名葛晓强,男,吉林通榆人,吉林省第十一届长白山文艺奖获得者,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主要文学作品发于《诗刊》《文艺报》《光明日报》《十月》《作家》《星星》《诗林》《绿风》《诗潮》《北方文学》《延河》《安徽文学》《诗歌月刊》《青春》,台湾《秋水》等报刊。著有诗集《向海湖,或星象之书》,随笔集《梦柳斋集》(台湾版)《雪地书窗》《在黑暗中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