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子宫荒无人烟(文/水晶花)

转自《我们》


母亲的子宫荒无人烟

  文/水晶花

你的枝头裸露几千年了。你仰望的天空,已经临幸大地。快拿出弓箭吧,瞄准太阳的高温度,点开你宿命的穴,取出柔软之水,让我成为母亲宫内那颗粉红的受精卵。

母亲的子宫荒无人烟啊,
这广袤的田野……
我细腻光滑,像一颗夜明珠,照彻母亲盛大的黑暗。我被稀释了的血液,流淌在母亲灿烂的深渊里……
你来渡我,成形——
父亲。大地放下了枝条,母亲再不会痉挛了。
轻轻抚摸她的悬崖,和荆棘。我让母亲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玫瑰般的芬芳。母亲为我种植棉桃,我在母亲的体内,放牧堂吉诃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