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头条推荐:张晓云 || 眉头的雨心头的风

女诗人头条推荐:张晓云 || 眉头的雨心头的风

原创 2016-08-08 第76期
女诗人

张晓云

张晓云,现居海口。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400篇首。出版个人诗集《谁不会第二次来敲城》。曾获数次海南诗歌大赛奖。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理事。


短诗观:有饭有衣,有一两首美好的诗。






张晓云诗选



秋日



一夜微凉,半醒的梦长脚
慵懒地迎向恣意的风
风中,鳮鸣鸟叫
釆果的姑娘长裙带露一闪而过
我这是在哪里
那一年的山中
赤诚的树立在我的木房子周围
一个个苹果梨压弯了枝头
抚触我的青春
不忍凋零
不忍在字里行间挥霍
只有一个词语,没忍住相思
半裸着白嫩的风韵,半掩着多年后
赶来的风霜


醒在铺满落叶的背上

我读的那一页还在那一页



致相爱



天太热,读个小说细节:
麦桔垛洁柔,芦花掏个洞钻进去
她的情人幸福得心急
也钻进去……

心事在北,脉脉
身体在南,挥汗如泪
又被日子蒸发掉
最苦的煎熬来了

没有一个理由可以留下花朵
活下来的藤蔓却不肯枯萎
在盛夏,在南方
藤蔓坚持地唤,水,水
一个和自己作战多年的人
追寻雨水

雨要来的,雨与南方人的交情
就像芦花的情人,他爱北方
温柔的麦洁垛



守寡的袍



一袭守寡的袍

爬满了虱子

被月光一遍遍清洗
神啊,时辰到了,请起轿----

把她将暮未暮的光景
把她风韵犹存的心
再华丽地嫁出去吧



花开花落



虽说是熬

但说洇在月色里吧

染在精巧细密的棉裙里吧

这样才是梨涡浅笑呢

不是么,一寸煎熬,一两享受

由青至熟,终归至一坨平淡


不是么,这熬出来的木棉红

这铺开来的一本火红

被风呼啦啦地读开某一页

忽儿又齐唰唰文/张晓云

地停下来

云在林稍,鸟儿在叫



座右铭



我潜在海底
随时准备着伤人与被伤
我是个不祥之物
那些展现的美好江湖
是我今世的遗恨
那些,随着高空暗下来的
也许就是我聚不拢的墓碑
暮碑上无法题字
而关于我的爱人与孩子。请
请把他们埋在泥土
栽在人世间



眉头的雨心头的风



美好的是那记忆的翠微
尽管已老得辨不清
是深绿地横过那夜的销魂
还是淡绿地斜过那午后的感伤
日子里只管放着
你的笑容我的哭歌
等待中忘记了等待

这半辈子吧
甘愿泅在彼此的一滴水里
做了痴情的水鸟
还有我们的窝
依然在梦里睡得芬芳
永远都吻不到的芬芳
不打算叫醒的芬芳

你眉头的雨
我心头的风
终于凝聚成
一篮寂草一束艳情
终于开得不为人知
却又醉得不省人事
不知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