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桦林(散文诗三章)【敬笃】
来源:散文诗人作者:敬笃

 (敬笃近照)


在白桦林


在西北偏北,阿勒泰的郊区有一处公园,被称作天然氧吧,横卧在阿尔泰山的阳坡,注视着城市的一举一动。

藏在树叶深处的鹈鹕与杜鹃争相歌唱,把安静地树林带动的活跃起来,仿佛天空都跟着欢呼。

仰望树梢,隐约可以看见忙碌的啄木鸟在敲着枝干,希望在里面可以找到天然的虫子,也算给白桦树一个交代。

有一棵连体的白桦树,它们相对而视,相濡以沫,像一对夫妻一样,大有携手到老的趋势。

细碎的树叶,整齐的排列着,和谐而又稳固。如果要是有哪一片不够健康,它将会从队伍中间被风淘汰,散落大地,化作养料,重新发挥它的能量。

和煦的风,把植物的呼出的氧气传给我们,沁人心脾,好不自在。而我们也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送给植物,以达到资源共享的目的。

就这样,在林中散步,看着葱郁而密密麻麻的白桦树,眼花缭乱,可仔细观察,才知它们自然生长的逻辑:以乱易整。

天空的蓝与白桦林的白,映照在一起,把纯粹的自然之气聚合收拢,放置在一个供人生息的笼子里,而自由的鸟儿,依然可以自由的飞翔。



遇见一场春天的雪


年轻而古老的满洲,在春天和一场又一场的雪约会。这不是邂逅,而是审美的自由重复,就像一对恩爱多年的恋人,总会在恰当的时间里完成对彼此的赏析,让每一丝温暖都倾注于体内。

它柔软而细嫩的躯体,早已摆脱冬的严寒与无情,选择于三月降临人间,大概是来向我们告别吧!因为在这一刻,祈求春天的人,恨不得把冬天的颜色抹得精光。

它知道,地球公转,四季更替的规律无法改变;它知道,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刺眼的光会灼伤自己;它知道,零上某个摄氏度都不会成为栖息的空间。然而,它毅然决然的学着飞蛾扑火的模样,在不恰当的时候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这一切都源于它深信爱情,想要给人间缔造一段新的童话。

是时候了,大理的樱花正在向北方开放,渐次而过,雪终究要告别春天,告别理想,告别人间。你准备好了吗?



风在冬天穿梭


在冬天,风肆无忌惮的穿梭于世间。

风是自由的,它掠过平原,越过高山,累的时候,便会停在雪地里稍作休整,然后开始它永不疲倦地呼吸。

阳光被它拂起的沙粒遮挡,已分不清谁是主角?温一壶酒,在烈烈西风中对酌,关于生死的问题,在这个季节里值得思考。

被流放的雪花,散漫的在风中飘着,似乎来去与否都与自己无关。

树在风中舞蹈,它属于山峦、属于平原、属于丘陵,还属于每一个注视他的人。

风挥动双手,给大地画了一幅山水,山是风中的那个最安静的人,守望着整个冬天。

风在冬天里穿梭,撕裂的骨头,可以穿针引线了!


【作者简介】

  敬笃  原名李安伟,河南永城人,哲学研究生。永城市诗歌学会理事、吉林诗歌网主编、上海文艺网副主编。参编、主编民刊多种,现主编民刊《吉林诗聚》。著有诗集《夜半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