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诗】徐敬亚:诗歌批评家最本质的角色应该是普通的读者

转自《诗日历 诗歌周刊》

徐敬亚,1949年生于吉林长春,诗歌批评家、诗人。海南大学诗学研究中心教授。曾策划“1986中国现代诗群体大展”,主编《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1976年写诗,《今天》理论撰稿人之一。主要著作有《崛起的诗群》、《圭臬之死》、《不原谅历史》、《重新做一个批评家》等。2004年起先后在《特区文学》主持“批评家联席阅读”、“十大网络版主联席阅读”、“网络诗歌抽样读本”。2006年发起并主持海南大学“诗歌月读”活动。2006年11月在黄山第三代诗歌纪念会上获“终身成就奖”。现任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主编,中国好诗榜组委会主任。

李东:
您主持的《特区文学》“读诗”栏目已经成为诗歌界的一个品牌,该栏目的选定标准是什么?在您看来,当前优秀诗歌应该具备哪些特点?

徐敬亚:
  噢,品牌?谢谢你的赞美。但不管你怎样夸奖,都不能改变我心中的孤独感。
  到今年,这个栏目已经办了整整12年。品牌嘛 ,倒可以叫一个,但是没有产生品牌效应。我总是想到一个画面:电影散场了,在前排却还有一个人站着不走。黑暗中,他就这样孤零零站着,站了12年。
  这个栏目的初衷,还相当具有野心呢。我在《发刊辞》中说:“细读,越来越成为我们生活中日益缺少的诗歌乐趣,也越来越成为诗歌批评重新取得诗人与读者信任的必须……诗歌批评家最本质的角色,应该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在诗歌批评名声不太好的年代,最好的办法,是把批评家们还原成一个欣赏者……读诗,应该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习惯。如果可能,我们一年一年读下去。”……
  按照我心目中的最高标准:诗是稀有的、高贵的,甚至是不可企及的。它应该带有金子一样的光泽,有匕首和针尖的尖锐,也能像丝绸一样熨贴,像一片巴比妥药片那样慈祥……在今天,最高意义上的诗,只能由天才人物们产生与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