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新闻【老风】



【作者简介】
周庆荣,1963年出生于苏北响水。1981年就读于苏州大学外文系,1985年起在连云港一家高校任教8年。1993年考入北京大学国政系国际文化交流专业,在北京工作至今。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1990)、《飞不走的蝴蝶》(1992)、《爱是一棵月亮树》(合集,2000)、《风景般的岁月》(2004)、《周庆荣散文诗选》(2006)、《我们》(中英文典藏版,2010)、《有理想的人》(2011)、《预言》(2014)、《有远方的人》(2014)。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主要发起人,《大诗歌》主编、《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诗潮》编委、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湖州师范学院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研究员。获2014年度《诗潮》诗歌金奖、《芳草》第四届汉语诗歌双年奖。



湖畔新闻


一、


岸柳让湖水醒来。

我是胜利的预言者,在冰封的冬天,我从深夜走到朝阳,我是湖水被含蓄的波浪。

北风很紧的时候,我替湖水说话。

说湖面的一层冰只是天冷时的沉默,而波浪的生产力表现得慢下来,灰尘在湖面奔跑,我绝不在冬天思考湖水与落叶属于怎样的生产关系。

柳丝绿了,它们引导湖水向上。


二、


一群蝌蚪在湖水的近处活跃。

它们是湖水破冰时的创新,湖畔新闻细小的尾巴如同船的舵,湖面辽阔,所有的方向都是正确的方向。

因为它们是我眼中的蛙鸣。

我对碧水湖的爱从岸边的垂柳开始,然后深入地研究蝌蚪。

湖里的群众也包括鱼虾和泥鳅。

几只野鸭借着春光在宣传,它们显然不得要领。它们吞下湖边的螺丝,仿佛整个湖的主人。

当它们追食蝌蚪时,我仿佛愤怒的猎枪。

你们不能消灭夏天热烈的声音。

因为那是人们广泛的权利,蛙鸣是水上的风,是湖水生产力的梦。


三、


湖畔新闻非常简单。

一个热爱春天的人刚刚告别上一个冬天,几只野鸭试图立法,它们要求人类保护野生动物。它们推动湖水的浪,吃鱼苗吃蝌蚪,然后用双翅扑打着湖水,我的碧水湖,春天来了,你依然不明真相。

我把摇曳的柳看成是升高的湖水。

至于几只野鸭,我相信猎枪正义的专政。

蝌蚪一创新,蛙声将会嘹亮。


20160413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