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组章)【爱斐儿】


2011年9月和2012年5月先后游历了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地方,写下了一些文字记录旅程见闻和思考,我无非想说,人生终归是一次独自朝圣的旅程,若用一双脚走过路途,用一颗心常怀恻隐,你看到的世界,有些美大如天下,有些美小如寸心。

——题记


 

 密西根湖畔的清晨

(2011年9月记于芝加哥)


鸥鸟梳理浪涛的声音,多么清新,多么美。而我的清醒如同晨光一抹,立于浩荡东风的彼岸。如你穿过我黑发的手指,霞光万缕如你带给我的光明质地。心灵的消息一时被时差隔开,万语千言亦被隔在言语之外。

你可好吗?小月河,我彼岸的清晨与夜晚。

你可否还保留着我在废墟上踱步的剪影,一如我念念不忘你从河水中翻开的水草气息?

此岸给了我想念彼岸的理由。

它排开众多美得不够真实的事物,提醒我背对着针叶纷披的秋天。只有远离故土,才知道肉体是轻的。你的一个眼神,就足以把我的灵魂钉在一片泥土上面。让我心中的司南,不顾斗转星移,始终指向你的位置。


云上飞

  (飞越大西洋)


已是步上了云端,虽然借来的两翼负载着离别,不过颠倒一次时差,大西洋已匍匐于云端之下。

扶摇万里,风行于风上,井然的秩序,不因高过了云端更近于星辰,不因背离泥土而疏远山川与江河。

我依旧喜欢引颈向东,把零星的星斗当做晚开的花朵。

月明和星辉,难掩人间往事鱼贯而来。

它们无端在我眉宇平添了一个川字,形同无法随身携带的灵魂,需要大野宁静安放那满怀心事。

只是航程正从黑夜穿越黑夜,而我无所事事,只能把天地之间光明的事从头再想一遍。想到你时,不由得停了下来,忍不住痛饮了一杯唐朝的诗章,醉眼里不是月光就是故乡。


   天堂鸟

 (记于夏威夷)

这次,距离终于牵出了难以割舍,就在金秋这些日子,我只能把思念和凉意混为一谈,任何一次抽离的企图,都会徒增痛彻心扉。

我想那遥远的东方,风吹稻谷,芦苇拥紧河流,秋香突破了季节的堤岸,我要想一想,我放手你的许多日月星辰,只是换来了我对你的更加痴迷。

我只说,看到了天堂鸟,会感觉距离美好更近。其实,我突然觉得庄子梦蝶的地方风水其实不错,鬼谷子的妙计应对危机也还有余地。

在那里,除了疾病丛生的漫长历史,还有不老的绿水青山,自然的神谕,一茬一茬生长茂盛的良知。而这个所谓的天堂鸟,只是一只没有香气的花朵,不过是留在一次缱絹里的荼縻记忆或幻觉。


 想 念

 (记于西行途中)


穿越之念,已如秋色三分入木。

我不恨秋水太深,长天太无边。

我只说这个洒满金粉的日子,我怀揣一本汉语书籍远游海外,它带给我一个母语的空间,它把大洋两岸纳入方寸之内,把爱与被爱缩略成微距。

此刻,风声来自彼岸,偏向于一个人的傍晚,凉意随海潮涌来,像万语千言,却只重复一个词:想念。


  面向海洋

  (记于夏威夷)


落日之后,一片汪洋之水,蓦然下沉。

她要劝阻潮汐褪下内心的动荡,以深阔,以温存,以恒久之心力,按捺住风起浪涌,像你按耐的小离合,大悲欢。

这遍布椰风的岛屿,显然不能代表普天之下。

虽然她的绿意更深,花朵更荼縻,飞在浪涛上的一只只鸥鸟、弄潮人头顶的巨浪和泡沫,都更像走近的远景。而越来越低矮的黄昏,频繁起降的客机在暮色中穿梭,火把照亮了岸上各怀心事的人群。

檀香山熟识这些寻常的事物,而她被一阵晚风突然攫住,突然很想失声痛哭。

之后,她就像回到海洋的一滴水,在波涛中安静下来。

  

  漫步海滩

   (记于夏威夷)


向晚,微风错落,沙滩现出肌肤的光泽。

脚印只有一行,被晚潮带走一次,内心的念想就加深一层。

突然很想流泪,很想对你说说蔚蓝、明媚、彩虹树和天堂鸟,说说我内心的宽阔,突然溢出的一些陌生的感觉。形同忧伤,痛楚,和一场宿疾的隐匿症状,它们袭来时,我的脚踝正挤满海浪和泡沫。凉意从足心弥漫开来,小小的灵魂打着趔趄。

秋天的彼岸,在心头严重倾斜。

幸福的感觉,的确存在地域性差异,即使有人说你靠近了天堂,却仍被生命的源头锥心地撕扯。

你的气息被我随身携带,一路跟随我的心律,在左心室落叶缤纷,在右心室春华秋实。

海洋不把海啸挂在嘴边,就像我从不说我有多么爱你。


  小 溪 

  (记于华盛顿)


她抛开异国他乡的意绪,资本与主义的隔膜,不管晓来谁染霜林醉

她要独自采露珠,顺便也看枫叶里的秋天。

最先染红的两片,将被摘下,在一本汉语书完成书签的命运。

一弯小溪绕过青草的气息,鹅卵石铺满浅滩,与水为伍的日子,让她们内心通透。

这些被水养育的石头,学会了以圆融的姿态与世界和解,不可思议的形状和肌理,镌刻着心路的历程,她们最懂柔软和时间。

明天,我将带着她们,回到太阳升起的地方,小溪的名字不必追问,小草也不必。

世间最微小的生命,最懂得幸福必静静地躲开尘世,必与相亲相爱有关。


  彩虹树

   (记于夏威夷)


她们从我的旅途一闪而过,花朵高架彩虹,必藏着一些可爱的念头。

此番路过,她们此生的美只给了我七彩的一瞬。

许多年,我习惯与欲望保持距离,宁愿为近距离的伤害退避三舍。

这里的美,我宁可当做误读的传说。

所谓的人间天堂,如果春天无柳絮可看,冬天里无飞雪可咏,季节也从不以萧条示人,就像我正行走在途中,暗淡的天空如果不是突然明亮起来,我怎能相信你已现身我的命运。


  拉斯维加斯

  (那些带刺的植物)


大漠无边,你相伴于自己孤绝的身影,寥廓的神态如此无际。雨季从不光临你们潦草的生活,你被雨水遗忘多年。终年的饥渴和周身的痛楚息息相关,命运却不许你背转身子,低声呜咽。而风沙只给你一身尖锐芒刺,让你透过炎凉,一针一针刺绣一副波光粼粼的内心。

 相对于风沙、混沌、腐烂,你已经失去喋喋不休的兴趣,也避开在沉默中寻找金子。

  是谁给了你一副地老天荒的样子,注定一生被衰老纠缠,给你高不可攀的天空和荒漠的眼神,让你目空一切,却又被干涸无情地拖向深渊,再撤掉你打捞和攀援的绳索。

 谁会在此处停下脚步,顶着烈日的煎熬进入冥想,感受大地寸草不生的阵痛,再把你揽在胸口,轻轻拍打你的脊背,告诉你:请原谅,这是个不懂恻隐的世界


  彼 岸

     (2011年9月记于檀香山)


她念秋风独自凉,昼夜已颠倒一次,一日之内,已与你平分这人间秋色。

许多事被留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成为往事。她用巨大的行囊装满念想,却装不来西楼轩窗,秦时明月,只能向诗经借来一片诗情,举头,望远,万缕千丝皆如晚风拂过海面。

此刻,海风压低了此岸黄昏,风吹草动,兼具彼岸蒹葭苍苍之美。

大路朝天,她行走于新生帝国的危机之内,经过了许多次朱门,却乡心成梦,念及彼岸单薄风景,抬手拭目时,顿觉微凉入袂。


 清晨偶记

    (2011.9月记于华盛顿维也纳小镇之春山路上)

秋霜似已入木三分,层林尽染。小径一弯,隐身茂盛草木,凉气催生清晨露水,最小的草尖,已坦然接受死亡的邀请。

贯叶蓼的美,正由内而外完成蜕变,它不忽视存在。

鸭跖草推出精灵样的花仙,舞得蔚蓝,她深知,最美的舞蹈是站在自己的舞台。

飞廉还在恣肆地开,和许多花朵一起,驻守秋天。

尽管秋凉排山倒海,不到最后,草木依然选择内心青翠。

微小的生命最懂相偎取暖,虽有小小不言的忧伤,也有星星点点的幸福。


  郁金香(一)

     (2012.5.16记于荷兰)


她一眼就读懂了这些花,和她一样心怀戒律。

呕心沥血的样子,美得让人揪心。

一路上,不能自抑的小雨,铺开湿漉漉的行程。

她满足于迎风高举理想和泪水。

从距离中缩短距离,从胆汁中提取香气,描绘出一架高过风车与海盗船的天路,一路栽种松、竹、梅,栽下期许与暗祷:

梦想与眼含剑气的人的相逢一笑,轻轻弹一弹漫长的征途,抖一抖五千年的文明积诟。

再顺便说说身旁这些笑容含着泪水的花朵,是仁的,也是爱的。

  郁金香(二)

     (2014.8.11补记于北京)


是花田照亮五月的雨水。

天空阴的恍惚,风声无言吹拂,它们无法说出,那些姹紫嫣红的郁金香,随意一开,就是美的海洋和波浪。

它们天生一副整齐的花姿,春天一般随意,换了不同的名字,仍是独立的自己,那么孤单,那么美。

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它们可以驾驭人间的万般色彩,无可比拟的香气?

我只说,看到它们的人,醉是必然的,爱,也是必然的。

我习惯了过无所期待的日子,所以,一生一次的相遇,成就了一场旷世的记忆,就像爱情来时,挥之不去的甜蜜隐衷,以及高悬心尖的痛。


作者简介:爱斐儿,从医多年,出版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废墟上的抒情》《倒影》。曾获中国首届屈原诗歌奖银奖等多种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