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灯火(组诗)【邹旭红】



月亮


你又把淡檬色的光

洒在每个窗前

让那些伫立的身影,看到

或感受。


我知道,在某个时分的某个渡口

你要渡那些,蜷缩在他乡的人

把他从梦外,

疼痛的渡进梦里


在河滩上


预告的一场小雪

在风的客栈,迟疑

风没有想暗示什么

在河滩上,吹动芦苇

吹着一只小麻雀,孤苦等待的背影

吹起一个人的一根白发

白发的白,终于亲切的贴近芦花了

同时都看了看

被风抬高的落暮


念及雪的时候


念念,便就来了

白了一切

包括那个念想

雪停的时候

一道光,闪过矮墙

什么又都亮了

包括夜的眉骨

念想里的弱弱虫鸣


此刻灯火


远处的灯火,站在夜色里

与我有关吗

我听到了它和星星的窃语

那么小的光点,用一声熟悉的犬吠送来

我恍惚了一下,此刻

面前的灯火,也变成了乡村的眼睛


黑,浑然。苍茫都一样一样的


正月初五的饺子


几个人,把方桌围圆

面板上的饺子皮,必须是圆的

大哥手艺高,飞着擀面杖

笑开的嘴,可以不捏住

饺子的两片嘴唇,严谨着规则


满了堂屋的喜悦

并合了水沸起的蒸汽

数双手又把风俗暖了暖

这个有劲道的日子

端坐的无比形象


青青


坡上的草青青

小羊摇着铃铛,边啃草边摇落

被染青了的黄昏

林色安静,小河水也青青的

开着九分熟的蛙鸣


低下来的一朵云,腮边红润

稻秧里的妇女

腮边的红,更是像极了村庄里的红果

一根青稞在风中甩了甩头

在悄悄的变黄

滴落下的汗水,里面的盐

比月光更皎洁


粉刷女工


阳光齐眉时,

她把楼外墙薄薄的刷了一遍橘黄色

阳光齐腰时,她已把橘黄色刷的很浓了

阳光落到了腿部,她的橘黄

足够黄和亮了

阳光跌落脚面以下,灿烂消失

她的眼角,嘴角拾起灿烂

连说出的话语都灿烂的味道


收工回家了

她迅速脱去制服

把长发散开,披在肩

暗下去的黑暗里,她刷的橘黄色眨着微光

照远,一个安静的小妇人的背影



【作者简介】邹旭红,笔名微尘,吉林白城作家协会会员,镇赉县作家协会理事,在各种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诗二百余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