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返魅——北残、林忠成、周瑟瑟论方文竹散文诗


方文竹简介:

方文竹,安徽怀宁人,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歌、散文、小说、学术等各类著作21部。现供职媒体。


深度返魅——北残、林忠成、周瑟瑟论方文竹散文诗


◆赵目珍(北残):方文竹进行了不少形式和内容方面的探索
散文诗是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文体,看似在诗与散文之间游移,写作起来有很大的自由,而实际上它的写作比诗和散文还要难,因为要把握好散文诗的“本体”就不容易。方文竹一直致力于散文诗的创作,多年来也进行了不少形式和内容方面的探索。2011年,散文诗杂志社将“中国散文诗大奖”颁发给他,便是对他在散文诗创作方面的一种肯定。方文竹的散文诗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一、扩大了散文诗的表现范围,将传统的“兴观群怨”的干预社会的功能进一步融入散文诗中;为了扩大表现力,他还致力于“系列性”的散文诗创作;二、拓宽了散文诗的表现手法,对于形式极尽变化,还“着力于超现实主义荒诞派和后现代黑色幽默的尝试”;三、与以上两点相对应,他的散文诗也呈现出了多元化的艺术风格,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特色。尽管有些篇章在建构上还流露出“惨淡经营”的痕迹,但这恰好从反面印证出他对散文诗的“努力”。对于散文诗,方文竹无疑是一个“有心人”(耿林莽语)。
◆ 林忠成(福建):深度返魅
很久以来,本人一直对散文诗抱着误解,总以为它面目可疑,既非诗,亦非散文,最多只能算诗的残鳞剩爪,属于浮烟涨墨的东西,仅供那些不会写诗的人排闷解醛而已。但在看了方文竹的散文诗后,本人对散文诗的看法有所改变。方文竹的某些散文诗,其实就是现代诗,这可能跟他扎实深厚的诗歌延异能力有关。比如《生活正渐渐变圆》“月亮伸出的一只利爪,只能挠翻哲人的盛宴。明眼人在陌生人伸来的手上,雕刻了一扇绿窗子。一粒小种子由十八个人搬运,其中六个人做梦,六个人叹息,六个人放弃。”这完全就是严苛意义上的现代诗,语言耗散化,根词之间充满断裂感,句与句之间落差极大,整首都充满本雅明的“光晕”。方文竹的诗歌善于“深度返魅”,他的散文诗也不例外。
◆周瑟瑟(北京):此前我对当代散文诗的诸多不满意,因为他而改变
研究鲁迅《野草》的人,可以来研究方文竹的“散文诗”了。此前我对当代散文诗的诸多不满意,因为他而改变。方文竹的“散文诗”与西川的寓言体诗歌,在现代性道路上走得又远又迷人。其实方文竹的“散文诗”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散文诗了,他写的是诗,与散文、寓言、散文诗无关,他构筑起一种新的诗歌文本:弥漫出自由、荒诞、奇妙的气氛,语言后现代式的错位创造出了意义的无限可能,从而改变了诗的道路,让诗拐向了更为隐秘与幽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