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原飘风(组诗)



黑暗的词语(组诗)


之一
                                       
于星子奔赴的路上
黑暗,将陷入影子的眼角
我这样,会轻轻地
保持
暂时的沉郁。你不说
我不说
谁也不知道
阴谋:伸手不见五指
                                   
——尖锐
为一场救赎,找到了
覆灭的出口
                                         
之二
                                         
余晖不足,抑或
消失,我们只能看到:大块的
石头
沉重地
压在——
日子的断面
滚动、滑落,与时间有着相似的
血迹,如果
你未能闪开,伤及的不仅仅是
蓝色的梦
                                                 
——死,早已死掉
连同复活的自己
                                         
之三
                                         
词语,面对的
虚空,山一样垮了,继续
那些从未失去真实的手——
步步紧逼,生命的画芯
                                     
你还在涂抹吗?红、黄、蓝
涌出海面,这就是命,这就是
被我们恨过的人
给激动的词语
布置的
陷阱
                                           
之四
                                           
再不能说慌了
尤其是夜里,要说也要说月黑风高,我们
各自捂住,经过漂洗的
耳朵,装作若无其事
                                       
另一面的刺,发起了
冲锋,我们的手
已经麻木——
眼睁睁地
软化了
一堆
暗喻
                                           
之五
                                       
欲望,可能在两人,以及
更多人的中间,放大。失去的
不是会呼吸的刀
                                         
夜,很像水,砍也砍不开
眼睛再亮,也亮不过月蚀的补丁
等到
破损的膝,跪着前行
——墓室的门
正开着
                                         
之六
                                             
没有办法,白昼一晃就过去了,黑夜的
来路模糊不清,最怕的事情每天都要降临
针,掉在地上,即是我们在凌晨
经常听到的声音,哪怕微小的一粒
                                           
寂静
茫然——
我们好想,多留些
睁眼的光阴,一寸寸地植入
白发的根部
                                               
之七
                                             
夜里的想法,很多
有一些,即与灯光与外面的黑暗
扭作一团......上升
或者下沉
象面对一条河,我们无师自通地
学会了潜泳——
一只鸟,不明就里
忽地飞走了
                                               
——沦陷,更深地沦陷
我们找不到恰当的词语
也无法开口说话
                                               
之八
                                                 
被流云、被白露、被雪花
弄湿的词语,已经臣服了
——可以叫它们死去,或者活得更好
我不指望,在一个清晨
它们忽然尖叫着
向我扑来
                                               
而简约、灵性、透明的,手指
翻出神密,并捻碎了一场宿命:
我们将挣扎于
抵近的
流亡
                                               
之九
                                                       
与其游荡于外,不如待在家里
剥开桔子,让那些粉红的词,那些不沾阴霾的
细节逃出来,我和它们,交换
眼神,全忘了记忆
会不会变老。但此刻
幸福是不动的——
                                               
过了子时,我将睡去
这很简单,好比一本书
合上了它
好看的
一页
                                                 
之十
                                                   
总把黑暗藏起,不让人找到
可连自己后来也忘了
那将是颠覆:
最初的告白
最嫩的露水——
这和无奈和无助有很大关系
                                                 
——要相信,我们走在了
光明的对面,背后的影子
像极了一个
好人的
活法
                                                     
2016年3月26日—27日


      

     选择一个黄昏进入村庄(组诗)


◎ 倒着走出去


选择一个黄昏进入村庄

这样能看清多年前的铁锈,逃离孤独

秘密,是从怀里掏出来的

牧人只狐疑地看了一眼

一小片苍茫,便击中了羊群


晚霞,很快堵住了村口

我在装满风声的影子里

撤退,倒着走了出去——


◎ 抽空的忧伤


在一棵树下站了很久

看云朵洗濯往事,看村庄的胆汁

被远去的鹰,一饮而尽

我向扑倒的黑色,起誓

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


想想,再想想

北山坟墓里的父亲,多年之后

还能挂念什么?这只有

天知道。当浇过庄稼的水

一滴滴穿透内心,我们才明白

一切都晚了


◎ 等白了发梢


那片烙印还是有的

过去的乌鸦黑着今天的黄昏

有些不合时宜。盘旋,还是盘旋

一场雪,会断送雪内的羽毛


能飞的,抓紧布置天空

除非,早已越过了红色的栅栏

许多小心翼翼的情节

等白了发梢,也没有叫开一粒

回乡的麦子

2016年2月20日


◎ 老房子

被乡愁穿过,土墙的骨头
晃晃,就有种炸裂的声音
院里院外的一些柴草
烘干了内心,欲说还休

空了多年的守候,已经不属于
恍如隔世的脚印,进一步,又退一步
始终没勇气,敲开斑驳的门
自己也说不清了——
一大家子人,都从这里走了出去
留下的是影子,还有影子
嵌着的影子

2016年3月1日


靠近羊群

                                         

头顶,渐成不毛之地

多少往事,已经

迎风流泪——

当年,一个人从垄沟爬出来

低着头,就象现在

灰溜溜地靠近羊群

                                         

羊群急着回家,而牧放

它们的鞭子,却抽走了

幸福,最后一片叶子

                                   

初恋

                                   

过去的少女

她们认不出我了

我也假装素不相识

                                   

都说岁月如刀

会让满布皱纹的黄昏,滴血

那些叫不上初恋的初恋,被切得碎碎的

恍如一粒粒小石子,我不知道

该把它们掷向哪里——

村头的小河,早结了一层

厚厚的痂

                                       

◎ 土街

                                     

大人,小孩,一群

泥土上的蚂蚁,会在这里

翻耕嘻笑怒骂,再多的灰尘

也迷不住饥渴的方言

                                             

东家长,西家短

像西甸子的湖水,一会儿涨一会儿退的

只有坑坑洼洼的生活

偶而会咯一下脚......而由我捎来的晚风

扫荡了过往,土街不土了

空无一人

                                         

◎ 水渠

                                         

像我的旧书包

每天上学经过的水渠

已是破败不堪,许多裂痕和缺口

学我少年的样子,呼啸而过

                                         

更多的走失,沉重了水

我有理由相信,水是慢慢流出去的

也像我的旧书包,越来越旧

直到有一天,书包丢在了墙角

就好比那些水

逐渐冷了下来

                                       

2016年3月18日


◎ 北大沟

像爷爷的牙
平原的村庄,四处漏风
由西向东的北大沟,让车马,以及杂念
川流不息

干旱的年头,我们需要活命
需要摘掉枯萎的颜色,来
对付报应。这个想法苦苦地
浮在北大沟的表面。直到那些黑
那些铁一样的脸,被残忍烤化
沟里的水,才漂白了
哭丧的暗疾

2016年3月20日

◎ 炊烟

那天的风不大
炊烟斜斜的,有点散乱
像进村的心绪,游移不定

原来习以为常的事情
总会和家、和父母、和温暖连在一起
也肯定藏着最重的惦记
唠叨、责备,以及小粒的金子
可多年来,我看轻了这些,并大把大把地挥霍
包括回忆,包括炊烟的颜色
已由白转黑

2016年3月21日


作者简介:大原飘风,本名李国清,男,汉族,1967年4月生于吉林镇赉。系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先锋文艺》杂志副主编,《关东诗人》、《西部诗选》、《中国魂》、《联盟文化》等杂志编辑,辽水文学社社长。有1000余篇(首)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新闻报道散见于各类报刊、选集,并在全国大赛中多次获奖。2015年4月,被中国诗歌网评为“2014中国诗歌十大年度诗人”。
诗观:不是我要写诗,而是诗要我写;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