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高处举起了双手(组章)【黄老勰】

神在高处举起了双手

作者:黄老勰

高贵的灵魂只选择清澈的天空

山坡山顶,谷壑岩石;风马行走,满天蹄声。

神的脚步不停,在广阔的天空自由飞翔。身体从大海冲出,占据了大地的光芒。迷途的羊群啊,一定是在黑夜里走失的。因为只要有阳光,羊群就不会走失。我听见经幡随伴长风诵唱。运载大宝石的马车,隐现天边。

我凝神观望,山石似佛似神。云朵飞速掠过,白鹰奔赴远山。身边没有青碑,也没有墓志铭,只有辽阔的白云。我被大水吞噬。我的根须向下生长。我盼水声将我清洗。

圣者升天,化为阳光;俗者入地,化为泥土。

风马旗是走在山顶和天空里的灵魂,它们只选择清澈的天空。

想给一丛小山花起个名字

什么地方遇到这一丛小山花记不清了?她像我的小女儿或一个与我耳鬓厮摩的童年小伙伴儿。这小山花,让我想到了许多美好。也提醒我要记住那些应该记住的卑微事物。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祈求这花儿的名字不要俗不可耐。

我想给这丛小山花起个好听的名字,又怕我的俗口玷污了她。我这个满身尘埃俗不可耐的人哪,在这小山花面前是羞愧的。她在我茫然之时或疲顿之际突然出现,让我反醒。

有谁能记住她或众多小山花的名字?反倒是茶楼酒肆香榭里舍的玫瑰、牡丹,大观园里妖冶的桃花、樱花和海棠,容易被人记住。

可是啊,她就是不起眼儿的小花小草,生于山野,死于山野。甚至被人一脚踩踏或一把火烧掉,她只要在世一刻,就不忘以一丝鲜润,慰藉大地。

我想给这一丛小山花起个超凡脱俗的名字。她该叫什么呢?

灵境的风吹开内心的雪

郎木寺,大德的居地。我这个凡夫俗子,怎能说来就来?如果冬天,就可见冰雪,感受苍凉。那种纯净,是让人落泪的纯净。可是,我来的时节,满眼碧绿:野草。野花。镜子般的沼泽。斑驳的山峦。遍地的牛羊。

或许还有八瓣格桑在甘南的民歌里开着;或许还有灵境的风雪吹开了内心的黑暗。

八月是青稞收获的季节。如果十月来,雪花就会扑入怀抱。那从天而降的雪,浩如大水。

一个远来的凡夫俗子,带着敬意来了,又带着净本之心走了。只恐修炼不够。那天我在山里走着,脚步急促,诚惶诚恐。一些年轻僧人到经堂诵经,这是他们必修的功课。净心、净身、净灵魂。身体轻盈,不带着任何负但。

我在他们的眼里,或许只是一粒尘埃。

神在高处举起了双手

一只大羊像一朵云走着、睡着。羊的身边,有一块硕大的玛尼石浴着浩荡的大水。清澈、透亮:唵吗呢叭咪哞。我高举双手:敬拜。敬拜。

我观想内心。

水声清亮,它能否疏通我内心的淤积,解救我肉体的沉沦?

把马匹交给大海,倾听内心的呼救。神在高处划着翅膀。轻微的闪电在不远处蛰伏。有德的人啊,心灵飞鸟般轻盈。我进入豁口。眼前不时出现玛尼石、风马旗和煨桑的人。

我有这样的梦境:一脉洁白的溪水,在碧绿的山坡淌着、流着。牛羊和云朵倒映水中,挤着、挨着、喧闹着。我和牛羊、云朵一起奔跑。我和清风中的草木一样惬意。

那些洁白连接我的村庄。一只小鹘鹰从雪山之顶缓缓浮起。那是神在高处举起的双手。


【作者简介】

黄老勰,原名黄恩鹏。笔名黄老勰、清风渔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作有《过故人庄》、《行走怒江大峡谷》、《翻越高黎贡山》和多部行走散文、随笔集及学术论著《黄州东坡》、《发现文本》等。担纲多部电视文化专题片总撰稿。现供职北京某艺术学院文艺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