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外二章)【安皋闲人】

岁月如歌(外二章)

[河南]安皋闲人


至今你依然含着那枚钉子,岁月的曲水早已弯过流觞。

放下什么才可以释然?咽下什么才可以开唱?

若如练,就放出五彩给长空。

若如彩,就无忌一回编圆梦。

若如梦,就立定主场站成正大光明。

岁月不是歌,除非谱心为曲以胆入词。

音色始终流淌着自己的血液。

春江花月

春江未必花月。水一旦黑了,月圆月缺都是天上的事儿。

他一直用分号句读生活,在春和江之间,花与月之间。

土地里长出来的瞳仁,总是映射宏大的践踏和窸窸窣窣的吞噬。

他如此执拗,一说到过滤出的美好,就忍不住——

踢一脚后庭花。

蓦然回首

回首得蓦然,才看清一滴泪的含蓄,便弯下了几十年的钢质。

鲜花的五月在哪一季?逝水的骨头在哪一岸?

能够锁住脚步的,先锁住了心。

锁住心的,电光火石的一瞬。

 作者简介:

安皋闲人,本名范恪劼。郑州某高校教授。有诗文见诸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