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鸟(组诗)【梁学东】

山  林  鸟

梁学东

每只土生土长的山林鸟

都有一口纯正的乡音

纤嫩的爪足舞步灵活

却无法栖息在

城市目光的森林


翅膀是一块

没有文字的界碑

总是停在遗憾的边界

凝视那片

制造罗网与猎枪的土地


因为善良

因为无邪

才会相信任何一粒

稻谷的语言

当支起的悲剧落下帷幕

精心设计的骗局

便草草收场

几枚鸟卵隐遁在草丛中

等待着  等待着

尘世的回答


老猎人

一世以枪声说话

语音落处

总有生命献出回答

你谈吐不凡,用词准确

每个飞翔的日子

都逃不过你遥远的射程


长年转战于山林

却未感知到岁月的偷袭

在青春被其当做猎物

掠走之时

才知道自己并非

最佳的猎手


独坐于黄昏

你硕果累累

又遍体鳞伤

将最后一枚子弹射向天宇

击落两行浑浊的眼泪

那杆老枪挂在墙头

从此  一言不发


北方雪

嫁给北方时

雪是冬天唯一的陪嫁

白色的雪盛开于黑色的土地

点点片片都是冬天

六瓣的爱情


以雪的目光领略北方

云朵下游弋的山川

月光中凝滞的河流

以及那装订史书的缕缕炊烟


自从鸟鸣被南方的温暖收买

雪便被情侣们当做信物

深藏于记忆

而且  永不枯萎


当载着春天的绿舟

最终停泊于眼眸

我们便歌唱着为雪送行

真的不需要什么忧郁

北方的雪本来就是一首

江南无法抄袭的情诗


梦之一

揽镜自照时

却从另一双眼中

识破了自己

识破了岁月有一个阴谋


以一根白发为证

所有的青丝

都自称是受害者

一切的讼词都声泪俱下

所有的观众都怒发冲冠


忽然所有的声音都无影无踪

那个被捕获的杀手

竟是曾被自己

遗弃了的青春


——观舞蹈《思乡曲》


山那边落雨了

最先被打湿的

却是千里之外的心


雨季来临

我没有伞


只有在此时

忘记带伞的孩子

才会读懂临行时

母亲目光的含义

记忆的女墙上

依然在伞下得宠的童年

时常探过头来张望

清澈的眼中

没有泪光


被伞遗失

便再没有理由拒绝风雨

伫立在月下

任眼睫下挂满

滂沱的  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