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枚落叶穿过大地的心脏【雪 峰】

当一枚落叶穿过大地的心脏

雪  峰

秋天的耳朵掉落在地上,

我把它装进语言的盒子。

听力深处,大地砰然心跳。

梦的图案卷进树叶的枯黄,

朝阳一缕,即成碎影。


为什么长久地注视落叶翻飞的姿势?

从光影的间隙抽离出时间的哀伤。

此刻你是否正穿过走廊,

竖起滚烫的舌尖,

为一场脉象脆弱的风月深吻它前世的夙愿。


需要将深眸刻进繁星吗?

像你目光流出的海洋泛滥成灾。

仿佛虚幻的少女在泡沫中消隐。

语言的盒子醒来,拎着裙裾

面对浩大的天籁散开七色雨花,

不能碰。一碰即成永别。


记忆需要一次现实的拥抱。

从你的发丝到我胡须纠缠的嗅觉中,

展开狂奔的肺。

用虎豹的鼻息屏住蝶影的捭阖,

让一片落叶同时穿透两颗心脏。

死亡,其实可以用来奢侈挥霍,

面对这样延绵的秋雨,一树颓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