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泪花是你想象出来的【李继宗】
作者:李继宗

匠心生活


想辦开春天的泥土,随便塞进去一粒种子

将来长成歪瓜裂枣,自己收获

自己喜悦,天高地远地

看自己上演的这一出好戏,白胡子

白头发,腰已经弯给山野

背已经弯给天上的云朵,听自己的驼铃

过自己的沙漠……想得入迷

并渐渐忘了自己,已经走在这人间的

边缘,锅里的肉,已经炖得烂熟

但仅仅是故乡的,而我

已经被故乡人剔出来,就像一个

永远被堆放在村庄外面的没事可做的石头


我死时


我没有得罪过鸟,鸟应该为我哭几声

河里的流水,我没有得罪过

流水应该为我哭几声

房子后面的白杨树,樱桃树

狼胖胖草,应该为我掉几片叶子

我固然有浪漫的一死

但也不请老虎下山,蛟龙出海

我没有抱怨过的草莽,旷野

一掊土,已经为我泣不出声过了

已经安慰过我了,已经

安慰过我了,可是谁也都看不出来


我怀疑泪花是你想象出来的


我怀疑泪花是你想象出来的,但哭泣的人和一双

哭红的眼睛,是你想象不了的

我怀疑早晨走错了路

并一意孤行

才在傍晚的地平线上留下泪滴一般的落日一枚

我怀疑我也走错了路,清风徐来不是我的

风行水上不是我的

当这些歧途上只剩下我时,只剩下我时

光与影已经消散,爱与恨已经融为

一体,我怀疑这时候我的泪花,是你想象出来的  

                                 

我的爱


我仔细地看着我的爱,又把它放下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把它放在一个沟壑纵横的地方

这里的泉水慢慢地清澈

这里的树枝慢慢地发芽

这里的石头,上面有一些积雪

积雪上有一些爪印

大约是时光不可抗拒的抓痕

我仔细地看着我已经放下的爱

我摇着头,自己对自己说

我终于因为不再恨,哦

不再恨,才轻轻地把它放回了山林


小镇生活


南门街是我的出生地,南山是我小时候看见的

最大的山,山腰的东边是禾场

西边是苦杏子村,早年有一位服毒的姑娘

死在荞麦花盛开的季节里

不用去赶集,就能买到早春的野菜

不用去登高

望远,就能看见蜜蜂在其中飞舞的油菜花

雨来了打伞,雪来了扫雪

想念到新疆去了的阿姐时,就发微信

年轻人遇见我,就叫我老师,或者叔叔

毗邻的马鹿乡是后山地区,也是我去过次数

最多的地方,那里的红豆杉长在石头旁

饭馆和旅店,开在森林里

那里的泉水太清,不见鱼儿,也不见一个饮者


玩儿


我喜欢去你那边玩儿,你那边有红月亮

天边,大海深处

有一个食草恐龙的肚腹

和各种植物的根,更有一位出色的母亲

她每天都给你讲故事

今天讲的是,从前有一盒牛奶

走着走着渴了,于是躺下来把自己喝掉了


心情生活


起初我不知道两滴水融为一滴水需要我的帮助

后来我知道了,于是我轻轻揭开蒸锅盖

成全了它们。起初我不知道月色里的荷塘

太宁静了,一根烟头扔下去,惊起一片蛙声

后来我知道了,把烟头扔在路边的垃圾桶里。

起初我不知道我一天不说话有什么憋屈

后来我知道了,一对美好瓷瓶中的

一个,因为这,已经悄悄地有了自己的裂纹。

起初我清明踏青,站在山顶上大声呼喊

想惊动所有的亡灵对我发脾气

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有的开成了桃花

有的长成了小草,有的沿着灰灰鸟飞去

有的,是天光下曾经争吵的溪水,已不在原地


谷雨诗


有的地方突然顶起来你别往坏处想

河水比往日深情,小岸上潮润

你也别打什么坏主意

青草已经有始无终地漫过来了

我所居之处的小路

一天天幽深起来,这是因为

总有什么在向我走来么

但除了细雨中焦急的蛙鸣我还能

听得懂,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这些花开得那么远


能在半空中开就没有在地上开,能随风而去

就没有随风飘散,沿着盘山小路

这些花:晚开的山樱花

在自己汹涌的波涛上,浩浩荡荡,横无际涯

能给一条道留出一丁点儿空隙

能容下在这个春天心有不安的人,侧身通过


死后


告慰亡灵的事先放一放

请仔细找一找我的遗物里有没有一件毛衣

一件红色的毛衣

如果有,就请告诉我

她来过没有

她是怎么来的,她织过毛衣的手

最后,你要轻轻地摸一摸


恼人生活


光一桶水就提了三遍,这水,和它引自

大山深处的管道怎么了

光问题就有一大堆,拆除,还是重建

从预制板到电线,到光纤入口

到重新请来师傅,这装修和物业管理怎么了

花仍然是花,只不过今年又开了一次

只不过又遮住了来自阳台上的光线

想掐死它的心情都有,这心情怎么了

从建新路到西梁山大约有两公里路

散步时遇上了风雨,衣袋里的手机快打爆了

但一直是静音设置,红云处

身后的桃花林,杏花林,落单在雨滴里

而我还不想回去,这我还不想回去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