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雅君的诗歌     【赵雅君】
作者:【赵雅君】

 《不要把头探出窗外》


  继续看你的书,第7页离

  结尾还很遥远

  尽管这个时候窗外正路过

  一阵花香,但也不要把头探出去

  远山的起伏都在正面

  日子在左顾右盼时无法辽阔

  头探出去,会遭遇被风刀训斥的瞬间

窗不是文字里的那扇

男孩子正拣起他游戏的皮球

  你拣不起草坪上更多的细节

  请继续看你的书,第7页说到谋杀

  合上了,就再也打不开


  《预谋私奔》


  你要和我伪造候鸟的身份

  到太阳升起的地方

  放牧一条河流?还是

  走向荒野,在孤独黑与白的秘境

  乱一次方寸,让生命野成草色?


  答应你,相去八百里是秦川

  相去三千里是江山

  这个夜晚,我截获的真相是

  “你逃进我的伤口,或者

  我逃进你的禁地都不安全”


尽管没有一苇载你我渡江,尽管

承诺要以落日的姿势呈现

越过经验,我答应你走干旱之路

  等在多岔的路口,凉意来袭

  遗憾是我和你没约定接头暗语


  《陌上花》


  疾风知劲草,谁知陌上花

  开在大风剪径的路上,不胜娇羞

  她的前世――

  一位爱笑爱哭的女子

  曾经的一笑,让病魔发出唉声

  曾经的一哭,软化了五世坚硬的石头

  她为何放弃哭和笑,也放弃

  摇一摇头,说不知道。三尺白绫失去

  绕指柔,画命硬的一道符

  成为索魂的强盗。今生

  她为陌上花,大风来时低下头

  大风去时直起腰,我们偶尔

  对颜色发出轻浮的赞美,不影响

  她没有守侯的守侯。至于

  是否还能和洁白的云朵发生恋情

  缘正扭动纤纤腰肢

  牵着翠草,在世俗的故道上悄悄行走


  《另类祝福》


  铁以生锈的方式流血

  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燃烧

  非铁的燃烧

  火焰一直无法描述

  再回身,现实的、浪漫的、抽象的

  画幅被谁卷起

  千堆雪的正面

  过去的日子悄然站成邮筒

  铁质的祈愿

  被刷上了崭新的油漆


  但我还是绕过氧化

  绕过山鬼

  或者诸神的监控,在春天喊醒

  一地埋伏之前

  收藏好若干年后

  谁都无法挥动的刀具

  小心翼翼,向你案头的那株清供

  捧出我珍爱已久的

  青花瓷


  《清明上河图》


  汴京的繁华

  躲过荒芜,被五尺黄绢收留

  同时被收留的

  还有天光大亮,女人接近天空

  被河水洇湿的倒影


  我打开,随意的动作

  让一顶小轿颠簸,花枝乱颤

  让粮船更加吃水

  让春风偷渡时,一街的士商工农

  各忙各的,毫无觉察我

  怀念一把梳子,桃木的


  从廊坊酒肆出来

  尘埃瞬间收去

  与我道过家常里短的那些人

  我丢失的桃木梳子

  兀自,在暗地发芽开花了


  外面的天气晴朗

  茂盛的草木说

  上河清洁,明净,依然

  适合天人合一,适合祭奠

  适合,踏青


  《钥匙》


  如果能活成一把钥匙

  那当是一种境界

  如果还能遗忘锁,那当是

  大境界

  这样的钥匙,你可以用

  豪华的词语装饰


  这样的钥匙,天生我材

  是一排厉齿凌牙

  它存在,假借开锁的名义

  寻找对应的下腭骨

  找到了,便可以打开实实在在

  或空虚之空

  打开同类,异类,贝类

  甚至,一些风化石


  《怀念》


   提及往事,细数一二

  这些记忆之盒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

用来收藏

  蚂蚁唱歌跑调的夜晚

  也许是人坐过后

  改变了椅子的形状

  也许是被时间凝固,挤压

  封闭的灾难

  也许是自己不小心踩死的

一地旧年的影子

也许是关于花开花落的一些想象


  这些不属于物质的盒子

  被小心翼翼存放

  在一个叫记忆的地方

我们偶尔也住进去

抚摸,弹拨

在旧的云絮里取暖

也端起空杯,与另一个自己

对饮。向面目清晰的

亲人和朋友絮叨絮叨

跳出盒子,又若无其事

参与关于生活的讨论


  《喜鹊》


  在我们跟踪一片游云的日子

  它们极其神秘

  把自己打扮得黑白分明


  如此,就有别于乌鸦了

  在同一棵树上

与乌鸦对立,唱喜歌,念颂词

附合着我们的心思

呈现吉祥


  事实是我们非常愿意

  有一座子虚的桥可走,可以偷渡银河

  做第三者

  继承牛郎的爱情


我们其中,有人失窃

  丢失了水晶珠链

  和向日葵的种子


   喜鹊登枝

总是一副不在现场的样子

我也和你们一样,搁置疑案

继续讨厌不祥的乌鸦

相信喜鹊头上的光环


  《简单》


  旅行去,蓝背包有限

  只把月亮装进去

  这是他乡缺少的

  别的就不带了,我想省些力气

  给风景安个开关


  也答应你,回来后吃顿饭

  最好是晚上

  但别红烧一份心思,醋溜

  多刺少肉的话语

  请容我把月亮掏出来

  挂在墙上


  此后的日子,再从心里

  掏出什么

  都将是生活的一种病

  该放下的就让风当落叶扫去

  “后来呢?”

  扫了去,连同这句傻傻的追问


  《相信脚印》


  相信脚印没错。它们是一张张邮票

  经过平坦和曲折

  把我向地址不详的生活邮寄

  命运收到过佳音,也收到一些

  退回来的书信


  相信脚印也的确错过了什么

  也许是错过了衣带渐宽

  错过翅膀直译天空

错过坐在东山顶与明月邂逅

错过提灯女神的空中花园

错过一次次的风过无痕


  置身剧情,错过了感动

  雨歇背窗,错过了阳光

  迷雾坚硬,错过了用一门心思凿穿


  《窘迫》


  行军需要隐蔽,需要伪装

  粮草最易暴露,又需要先行

  多么多么重要,各自陈述各自的理由

  矛盾集于一身

  我旁顾左右,早空无一人

  争吵来自我的胃和衣服

  它们互相视而不见

  胃,不容忍饥饿。衣服总是将

  打在满足感里的饱嗝遗忘。

  我是决策者,又兼决策者的智囊——

  是在意衣服有利于寻找食物呢

  还是先满足胃,将仅有的开销用在食物上?

  我翻遍了典籍,至今都没查到

  此种情形是适合

  先兵后礼,还是先礼后兵


  《咸鱼》


  林子照旧绿,天空照旧蓝

  草莽早不在草中。谁还提防土崖之上

  舞文弄墨的鹰隼呼啸而下

  高光又的确逆袭了赶路人的眼睛

  一声喝断:群众!群众!

  啊,群众耍单,失去最后的粘性

  错愕。不能陈述拒缴买路钱的理由

  不能陈述的滔滔不绝是个哑弹

  会引爆北风前来搜索。一贫如洗的人

  瞬间化作没有眼泪的咸鱼

  马高蹬矮,强人借坡下的是驴

咸鱼继续赶路,咸鱼期待借偶然翻身

《慌乱》


遣散兵马,回味绵长——

春草慌乱,跨过湖水

湖水慌乱,生出迷雾

迷雾慌乱,退入小径

小径荒乱,扶出袅袅娜娜的你

你眼神慌乱,落入我的心底

至今,我都不舍得归还

  《相对平行》


  给两条平行线感知、个性

  处世态度和秘而不宣的心理活动

  会怎么样?会是到不了一起的

  松花江和澜沧江,在一滴雨里结缘

  彼此又无法分清?会是

  交头接耳之后的互不相识。会是

  善意欺骗,演双簧的两个人,表白

  前世今生不重合的时间、地点

  会是与含羞草相对的植物,受声控

  不去端一碗水,先于挑剔的视线

  将两条刚才还抱在一起的枝蔓伸平

  会是对面小夫妻,和我隔着社会、家庭

  以友谊的尺度劝慰无果,他们

  只相爱了上半场,最终好合好散

  会是我自己。对于另一个自己,我很想

  并肩,不纠结;融洽,不缠绕

  白天,惹不起我还躲得起

  夜晚,他又化作一棵怀抱雾团和鸟巢的树

结满星子,潜入我深深浅浅的睡眠

  《虚构成屠》


  刀枪入库的年代,不及时打扫卫生

  我们会经常看见风掀动一片纸上的红

  经过语言反复加工、剪裁

  纸没了,只剩下红

  逼真的红,没有理由不相信

  有鼻子有眼睛的自杀。他杀。

  中伤,活着也只剩一口气

  利器无形。若再添油加醋

  剩下的一口气也将改名换姓

  我们看见纸片上的红,无法知道

  它来自谁的身体,物不归原主

  怎样做到让别人流自己的血

  或者,让一个人流另一个人的血——

  具有构陷和攻击性的月经

  一定是不规律的,隐藏器官倒置

  心脏长在小腹偏下的秘密

  伪生理期幸灾乐祸,快感戚戚

也经常借用瘟疫传播的途径

  作者简介:

  赵雅君,本名赵亚军,男,汉族,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务员。作品散见《绿风》、《诗人》、《诗潮》、《诗刊》、《星星》、《人民文学》、《诗选刊》、《青年文学》、《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常青藤》、《台湾诗学》等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评赏》、《新抒情诗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8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0年网络诗选》等诗(评)集。诗观:“诗歌创作是自觉体悟和自觉表达的过程。


  

 

(责任编辑 飞翔)